此圖是篦麻。以前日軍二次大戰的時候,想從它的種子上來提煉飛機用燃油,所以在台灣種蠻多的,四處走走應可看到它的住跡。


以下是我的一些心得體悟,與各位友人彼些分享切磋,也非常樂意您的指教,讓醫術更成長。




  • 何謂惡風、惡寒?惡風者,因風而導致身體不適也,如因風而癢。惡寒者,只要溫度不能滿足於身體,皆會出現,像夏天還重衣厚裘者,患者一定要達到身體滿意的溫度才不會惡寒,還有惡風不一定會惡寒,所以有些註家把惡風為輕,惡寒為重來解釋,我是覺得不妥。


  • 中風傷寒尚可引一症來區別之。如陽明條文下:「能食為中風,不能食為傷寒。」以及金匱條文下:「腹滿,脈弦而緊,弦則衛氣不行,即惡寒。緊則不欲食,邪正相搏,即為寒疝。」故由此可再據此症來確診,傷寒與中風除了不汗出及汗出之異外,又添能食與不能食此一思路。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有些感冒郤能食,但有些卻不欲食,仲景之妙法,散存於傷寒內。


  • 太陽中風及傷寒以汗出或不汗出為別,陽明中風和傷寒則以能食不能食為別,以此而論,則汗出為太陽之功能,能食為陽明之功能也。引而申之,則少陽中風及傷寒當以何為別?還是少陽無中風和傷寒呢?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 條文「病人藏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不愈者,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應做如是看:「病人藏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宜桂枝湯。不愈者,先其時發汗則愈。」這是傷寒習慣把方放在句末的語法排列問題。本應如是讀才是,也就是素有發熱自汗出之表證,而無裡證之見證,就可以予桂枝湯,若服了桂枝湯反而沒有好,並不是不對證,而是服用的時間不對,故仲景說先其時發汗,就是在要發熱自汗出之前服用。所以可知當思路沒錯,但效郤不高時,應注意服用的時機。


  • 條文:「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小便反赤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裡,仍在表也,當須發汗。若頭痛者,必衄,宜桂枝湯。」此條條文也應做如下看:「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小便反赤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裡,仍在表也,當須發汗,宜桂枝湯。若頭痛者,必衄。」意思是傷寒有六七日不大便,但頭痛有熱,可能是太陽表證,但表證小便不赤,而今反赤者,是已傳陽明,其頭痛乃是陽明頭痛,發熱則是蒸蒸發熱或潮熱,屬胃家實證,故以承氣攻之,要攻至小便色清,裡熱去才可止。在此小便清除了可做為辨別表裡證外,也可當做胃家實是否已去之徵。若頭痛有熱但小便是清的,則表示還在太陽,故需以汗解,但解表有麻黃湯及桂枝湯,因病人有不大便六七日之徵,可見津液的虧乏,所以較適合用桂枝湯(因內有大棗可補胃津),因此仲景言宜桂枝湯,而非桂枝湯主之也。若服了桂枝湯,還是頭痛未解,則將會有出血的現象(如流鼻血或便血)。這裡又指出醫者對於開的藥,所出現的症候情形,應瞭若指掌。所以仲景被稱為醫聖當之無愧。


  •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裡;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救裡宜四逆湯,救表宜桂枝湯。」「下利腹脹滿,身體疼痛者,先溫其裡,乃攻其表。溫裡宜四逆湯,攻表宜桂枝湯。」可以由本條來了解在什麼狀況當以救裡為重,這部份可以參照內經的標本論。總而言之,當食物的化源已絕,也就是下利清穀或下利腹脹滿之時,則當以救裡為先也。所謂百萬之兵,糧食一絕,不堪一擊也。若不下利清穀及下利腹滿,而只是下利,則可表裡兼治,但救裡宜八分,解表宜二分,如桂枝人參湯、葛芩連湯證也。


  • 條文:「陽明病,脈遲,汗出多。微惡寒者,表未解也,可發汗,宜桂枝湯。」此條可知陽明病脈遲,汗出多,但白虎湯是背微惡寒如掌大(因飲水多,水停胃中所致相對的背部引起惡寒之象),此條是全身有惡寒感也,所以是表證,故古人說:「有一分惡寒就有一分表證。」由此見之不假也。


  • 條文:「病人煩熱,汗出則解。又如瘧狀,日晡所發熱者,屬陽明也。脈實者宜下之,脈浮虛者宜發汗。下之與大承氣湯,發汗宜桂枝湯。」本條條文可做下觀,「病人煩熱,脈浮虛,宜發汗,汗出則解,宜桂枝湯。病人煩熱,脈實,又如瘧狀,日晡所發熱者,屬陽明也,宜下之,與大承氣湯。」由此可知,脈實,日晡所發熱者,陽明也。


  • 下利或太陽中風所致的身疼痛者,源於營血不足,宜桂枝湯類(新加湯),太陽傷寒所致的身疼痛,骨節疼者,血凝而不行也,宜麻黃湯。兩方所區別處者,汗出與不汗出也。


  • 凡下利或嘔吐止(非胃氣絕之呃噦或除中)而有身疼痛見症者,為裡已解,故可發表,宜桂枝湯類。亦可引申來說,用四逆湯應至清便自調,不下利,腹不脹滿為止,方可停用,傷寒內涵之義讀者宜深思。

  • 太陽病,項背几几然,脈浮緊,不汗出,惡寒,乃是葛根湯證。若汗出,惡風,則是桂枝加葛根湯證,若脈沉遲,則是栝蔞桂枝湯證。由此可見,葛根、栝蔞之用法不同,在於一為浮,一為沉,換言之,項背緊,脈浮者,用葛根,脈沉者用栝蔞根。葛根用於實,栝蔞根用於虛。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