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疫苗新聞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黃奕廷

台灣之前接種疫苗後死亡病例,官方說法是「與疫苗無關」;這是疫苗「安全性」的爭議。

上週出現首例施打H1N1新流感疫苗後「仍感染新流感」的死亡病例(台中二中的盧姓學生),這是疫苗「有效性」的問題。

筆者任職美國政府衛生單位,參與新藥上市核准過程及上市後安全性追蹤,應有「專業」資格向衛生署請教幾個問題:

一、台灣到目前為止注射五百萬餘劑H1N1新流感疫苗,死亡人數三十人;美國注射了近一億劑,死亡人數三十二人。美國接種人數為台灣二十倍,死亡人數只多了兩名,比例差距極為驚人。請問衛生署如何解釋

二、國光生技曾於媒體投書表示「國光確實有季節流感疫苗製作之實際經驗(衛署菌疫製字000113號)」。可是,「衛署菌疫製字000113號」藥證,乃是二○○一年衛生署核發給由日本北里研究所製作、國光「分裝」的「季節性流感疫苗」的藥證;二○○九年國光「製作」的「H1N1新流感疫苗」卻借用這個二○○一年核發給北里的「季節流感疫苗」藥證,請問衛生署依據何在?

三、針對H1N1疫苗,美國的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就「既有藥證的季節性疫苗」,以「更換病毒株」的方式快速審核,因為這些廠牌過去的紀錄(track record)已經建立起安全性總則(safety profile)。
FDA所指的「既有藥證的季節性疫苗」,針對的是有「產製」季節性流感疫苗藥廠;然而國光先前是「分裝」,不是「產製」。現在以受北里委託的藥證,沿用FDA同一法規。請問衛生署,既然沒有過去的「產製」紀錄,國光產製(不是分裝)流感疫苗的safety profile是什麼?為何准許國光用同樣的法規上市?


四、美國對「沒有生產過的」疫苗,規定必須測試一一五○人,且這些人皆無嚴重不良反應,才能核准上市。推測國光適用的應該是這條規定,不是「病毒株改變」的規定。那麼,國光測試的樣本,為什麼只有四七五人?

五、日本打完H1N1疫苗後的不良反應,一百餘件判定後約一半與疫苗有關;厚生省因而決定進口國外疫苗,作一萬人的人體試驗,研究各不同製作方式疫苗的副作用。請問衛生署:國光的「師父」尚且需要進一步研究,「徒弟」的產品有沒有必要做進一步的分析、檢討?  (作者任職美國衛生部HHS)

什麼叫「打太慢」?

◎ 謝姿慧

政府一直宣導人民一定要趕快去打疫苗,但從一開始打到現在死了多少人?劉小弟的死目前仍未查出確切的死亡原因,而台中高三生的死亡更是撲朔迷離,看到疾管局給的答案是「打太慢了」!請問:什麼叫做「打太慢」?學生不是都按照疾管局給的時程在打嗎?怎麼會有「打太慢」之說?我能夠認同打疫苗本來保護力就不是百分百,但是有沒有人發現現在只要打H1N1疫苗出了事情,疾管局永遠把責任推給民眾劉小弟的死說是自體免疫的問題,高三生的死亡說是打太慢,多少孕婦打了之後造成流產或死胎,說是孕婦本身問題或是胎兒有問題,有問題的永遠都不是疾管局,有問題的永遠是民眾,這樣疾管局還好意思宣導民眾去打疫苗嗎?出現緩打潮,衛生署長只會批媒體「製造恐慌,影響接種意願」,請問,不給個交代,誰敢去打?誰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劉小弟之死因,法醫給的答案是「DIC」,而台中高三生之死因也有一條是「DIC」,為什麼打了國光疫苗後致死案例,都有一條「DIC」?是否跟疫苗有關?這是目前疾管局要做的!趕快去研究出來讓大家安心,否則只會怪媒體,有用嗎?  (作者為金融業從業人員)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 :http://blog.udn.com/LEELEE123/3711638

1從病毒談起

病毒(virus)是目前認為最小的致病微生物。它很小,比細菌還小三個數量級,直徑大約10-300奈米。病毒的結構很簡單,中心是遺傳物質,DNA或者RNA分子,外面包裹蛋白質外殼。但即使這樣簡單,卻是讓人類(包括那些醫學研究的專家在內),最頭痛的病原微生物。

        在現代醫學看來,如果您是細菌感染,從青黴素問世以來,代代更替的新抗生素,可以殺死絕大多數細菌。但如果您患的是病毒性疾病,到了醫院,醫生只能給您做對症的處理,也就是發燒就給退燒藥,咳嗽就給止咳藥,不思飲食,就用靜脈營養支持,卻沒有一種特效藥物可以殺死病毒

         所以科學家們就異想天開,去開發研究疫苗,以為每種難治之病,研發一種疫苗對抗一種疾病,並都給它「標準化」不就好了嗎?

        可是有了疫苗就安全嗎?
因為病毒像其它生物體一樣擁有基因、能夠通過自然選擇而進化(即突變),並且能夠通過自行組裝來完成複製。雖然病毒沒有自身的代謝機制,需要通過宿主細胞來替它們完成複製繁殖,但他們是自發地在細胞內進行組裝的。

2從活毒疫苗的製備(製作)看疫苗的隱患

活毒疫苗(Live vaccine)是在體外長期培養病毒,利用病毒會發生的自發性的遺傳突變,尋找突變的病毒,因為其所發生的突變會使其喪失致病力,這個突變的病毒便可作為活毒疫苗使用。流感病毒在雞蛋裡生長得很好,且用雞蛋培養較為容易。病毒的毒種分配到企業之後,要進行擴增,雞蛋是培育流感病毒的完美“母體”。

但是體內環境(in vivo)和體外環境(in vitro)天壤之別。

了解微生物的人都知道,無論是細胞、細菌和病毒,都要求嚴格的體外和體內生存環境,溫度,糖分,鹽分,血清酸鹼度和氧環境等等,任何條件的微小改變都可能失去原來的生物特性。

例如︰在體內,目前已知,局部的酸性環境容易導致正常人類體細胞突變成癌細胞;無論體內和體外,細菌都可以產生抗藥性。而目前醫學對病毒的研究最多不超過百年,且多集中在體外培養。

體外培養時可以利用突變找到低毒力的病毒株,可是一定也可能突變成高毒力的病毒株。那麼到了體內,這些疫苗裡面的低毒力病毒究竟去了人體哪些組織器官,有無突變成其他高毒力病毒,它們又對人體發生了哪些作用?

請問科學家︰您有沒有方法可以在活體內追蹤病毒的突變和行程?﹗﹗

 據我所知,沒有。目前常用的免疫螢光技術,看起來很高級的科研技術,也只是在離體的死組織切片上,最多是體外培養的活細胞中,用螢光標記特定的抗體,利用抗原與抗體的特異性結合,檢測病毒抗原的存在。或者提取遺傳物質和蛋白質,進行Western Blot和 PCR,檢測病毒。

據了解,愛滋病之病毒,也是起因於人類濫用猩猩、猴子來做醫學實驗,在牠們身上胡亂注射一些實驗藥物,再輾轉感染到人體身上後突變所致。更有醫界智者指出,肝炎病毒是一般的感冒病毒,進入人體肝臟以後所產生的變異。甲型糖尿病也是疫苗裡面的病毒,打亂人體正常免疫系統,造成免疫系統紊亂而攻擊自身的胰島細胞。諸如此類,我們可以延伸開來看,其實許多跟病毒相關的莫名其妙的新病種,可能都跟疫苗或是濫用抗生素等西藥,有著密切的關聯。

人類做為地球上的萬物之靈,久遠時節以來的進化,早就把這個巨大的系統打造得很完善。當社會進步,食物更豐富,衛生條件更好的時候,「文明的富貴病」增多是必然的!但是現今為何突然冒出那麼多古代所不曾有的疾病?足以令一般人匪夷所思啊!?

所以,在不了解病毒在人體內的過程和反應的情況下,我們不應隨便的將活病毒,以疫苗接種的方式注入人體。更何況人體的個別差異,也不完全相同。西方醫學如此妄想,把人類個體差異之事實,硬要加諸以標準化(齊頭式平等),所研發出來的疫苗,自然是解決不了人類的問題,反而把人類當成是犧牲品、實驗的白老鼠。

3 從活疫苗製備(製作)的新技術反證活毒疫苗的不安全性

除了用體外培養的病毒自發突變,科學家們研究另外一種方式,則是直接使用DNA重組技術,將病原菌的致病基因去除,做成疫苗劑再注入人體。它的缺點是在致病基因剔除病原菌的製備上,常會有在將致病基因剔除後,致病基因剔除病毒的存活複製、生長,會受到負面的影響,而使得在疫苗大量生產上面遇到難以突破的瓶頸。

這是因為研究疫苗的科學家自己清楚地知道︰自發性的突變病毒,也有可能會再突變回原來的病毒,而致病基因剔除的病毒,則不會有此問題。

這種以DNA重組技術製成的活毒疫苗會比前述的篩選自發性的突變病毒所製成的活毒疫苗的安全性來的高。換句話說,這分明是在反証之前的方法制備的疫苗是不安全的。

4死毒疫苗就安全嗎?

從活疫苗看,人類科學還沒有辦法控制病毒的突變。那麼滅活以後的疫苗再注入人體就應該安全了嗎?

不見得。將體外培養的病毒,用化學方法打碎,然后再進行純化,把有用的病毒抗原成分分離出來,最后進行除菌過濾,得出疫苗原液,經過稀釋,最后分裝成疫苗,就是死毒疫苗(Killed vaccine)。

死毒疫苗的使用限制:通常有某些不能大量培養的病源菌,我們便無法大量去製成死毒疫苗。製作死毒疫苗最大的缺點挑戰是在於其安全性,因為我們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在死毒疫苗的製備過程中,病源菌確確實實已完全被化學藥劑殺死。另一個缺點是:如果以化學藥劑來殺死病源菌時,此化學藥劑很有可能會改變病源菌的抗原結構,而使得所誘發出來的免疫反應無法中和病源菌的毒性,那這病源菌的死毒疫苗就無法確切的保護人們避免感染此疾病,也就是說死毒疫苗的製備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的。

更重要的是︰人體做為一個〞設計〞完美的巨系統,重要臟器處在一個完全沒有外來細菌病毒,沒有異種蛋白質的純淨狀態,不需要這種來路不明的外來蛋白質(疫苗蛋白)。除了與外界相通的呼吸道,腸道和陰部,體內其他組織器官都處在相對封閉狀態。體內需要表達哪種蛋白質,完全是人體自發產生的。

從蛋白質的表達來看,人體本身就有約33000個蛋白質編碼基因,可以表達200000種蛋白質,而實際人體表達的蛋白質的種類約千種。人體的不同部分以及生命周期的不同階段,其蛋白質的表達存在巨大差異。人體對表達哪種蛋白質是有存在一個精密的〞作業系統〞的。

那麼,究竟如何調控蛋白質的表達呢?這個問題遠超出現代醫學的認知。最近几年才開始興起的蛋白質組學就是要研究這個問題。

目前已知,在體外,研究者要選擇人體細胞表達何種蛋白質,實屬不易,要利用高端的基因重組技術才能敲掉或者接上目的基因,進而表達目的基因編碼的蛋白質。

所以,在沒有徹底了解人體蛋白質表達調控的作業系統和人類免疫系統如何運作的前提下,就將異種蛋白質注入人體,越俎代庖,可能會嚴重干擾到人體這個密閉的巨系統的自然運作。

現代許多疾病都以原因不明來解釋,疫苗裡異種蛋白質的干擾,極可能是最大的嫌疑犯。

5病毒突變永無止境,若以疫苗來防範,實在是笨方法

因為流感病毒變異得太快,疫苗注入體內產生之抗體,一旦抗體能夠識別的病毒片段,突然的發生了變異,這種抗體識別功能即告失效。由於流感病毒有著眾多的“變體”,科學家們很難預測這次的流感季節,到底會爆發出哪種流感病毒?病毒今天穿這件馬甲來,明天換另外件馬甲,抗體就完全不認識它了。您說笨不笨?

6結論:

每一個醫藥研究的課題,都要靠藥廠或者政府的大筆經費支持,科學家是為了突破醫學瓶頸而一戰成名,而藥商、醫院所圖謀的就是金錢利益。既然科學家已知疫苗難以標準化量產,不利藥廠投資,那科學家又為何要堅持去搞這研發,違背自己的初衷?又在這背後的矛盾尚未化解前,什麼理由足以讓藥廠繼續去大量生產疫苗害人,而無視於醫藥倫理呢?遑論如今歐洲已開始調查,由藥廠一手導演著「全球H1N1將大流行,死傷慘重!」之災難戲碼?人性的貪婪,在此顯露無遺!藥廠長期以來,為了自己利益,而利用人類對於醫藥的無知,煽動人心、製造恐慌,因而接受疫苗施打致死或殘,豈不更甚那些殺人、放火、強姦之輩所害?而各國支持疫苗的衛生單位,竟也成了藥廠惡魔之爪牙、幫兇。

嘆!人心豈能如此邪惡?人命豈能如此草菅?

                作者:小綿羊(2010/01/22)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www.takungpao.com/news/10/01/12/YM-1199991.htm

【大公報訊】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絡版十一日消息:有衛生專家聲稱,目前的H1N1甲型流感爆發在藥廠推波助瀾下變成一次「子虛烏有的大流行」,這些藥廠希望能在籠罩全球的驚恐情緒中獲利數十億英鎊。

歐洲委員會衛生主管沃達格指控流感藥物及疫苗生產商影響世界衛生組織決定宣布大流行到來。到時,包括英國等多個國家都「揮霍」它們在衛生方面的緊絀預算,數百萬人則接種疫苗對抗一種相對溫和的疾病,藥廠則肯定獲得「豐厚利潤」。

沃達格發表上述言論之時,有消息指英國政府正努力嘗試卸下價值高達十億鎊的甲流疫苗。這些疫苗是在驚恐情緒達致高峰時訂購的。

英國衛生部已警告,甲流可導致六萬五千人死亡。該部門設立了特別求助熱線及網站,暫停執行日常的規定,好讓抗流感藥物毋須處方即可發放。衛生部又下令衛生及地方部門為大流行作準備。

規劃人員奉命準備設立停屍間,以應對一下子有大量病人死亡的局面。另有警告指軍隊奉召防止因人們搶奪藥物爆發的騷亂。但隨著英格蘭上周的染病人數不足五千人,累積死亡人數更只有二百五十一人,沃達格形容甲型H1N1流感爆發是「本世紀最大醫療醜聞之一」。

他說:「我們得了一種溫和的流感,和一次子虛烏有的大流行。」

他補充,驚恐情緒的種子早在五年前已播下。當時大家都擔心,毀滅性更大的禽流感病毒會變種成人類可以感染的病毒。「恐慌的氣氛」驅使政府儲存抗流感藥「特敏福」,和準備好訂購數百萬劑疫苗的合約。

沃達格又說,為了進一步顧及自己的利益,主要的藥廠都會安插「自己人」到世衛及其他有影響力組織的「核心位置」為虎作倀。這些人有可能左右世衛放寬「大流行」的定義──這是去年六月宣布全球大爆發的原因。

沃達格說:「藥廠為了推廣它們的抗流感專利藥物和疫苗,影響負責制訂公共衛生標準的科學家和官方機構向全球各地的政府敲響警鐘。

它們令政府揮霍業已緊絀的保健資源,推動沒有效用的疫苗策略;並且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令數百萬健康的人承受風險,接種測試不充分的疫苗,承受未知的副作用。」


評論


所以沒有打疫苗的人,以及鼓吹不打疫苗的人,是真的濫情和理盲嗎?真正濫情和理盲的,是被騙,不承認自己笨還要硬拗的人或機關吧?認錯是知恥近乎勇的表現,所以請認錯吧!向因疫苗而死去的人的家屬,認錯吧!不要再搞直接間接的關係,因果已很明顯,雖然可能有一個是巧合,但政府對於人命要更寬容,全認和賠償才是上策。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杜蘭熊
引用:http://mypaper.pchome.com.tw/bear1002/post/1320432913

昨天報紙報導中部某醫師世家的7歲小孩,打完國光牌H1N1新型流感疫苗之後,第二天就出疹子,第33天因敗血症及腦幹出血死亡。

----------------------------
劉小弟弟疑似注射新流感疫苗致死
http://groups.google.com.tw/group/886tcm-news/browse_thread/thread/b2e1b6b53f7cd43d
----------------------------

先前楊志良為了替國光掛保證,槓上鄭弘儀,我知道好戲一定演續集,於是守著電視看「大話」──這種灑狗血的「談話節目」,跟李氏夫妻的節目一樣水準,只是「顏色」不同而已,不值得楊志良以署長之尊去提升他的收視率;但是,人家也提出不少有價值的質疑喔!

比如國光匆促上市是個事實,在緊急危難,沒有經過phase III,給他快速通關……OK啦,這點我可以理解,但是,「據說(當然是大話新聞說)」先前的人體試驗,高達四成的人退出,後來只統計沒退出的部分,如果這是真的,那些審核的「專家」可真的「專門害人家」!因為,退出試驗的比率如果真的那麼高,卻沒有去探討,這個試驗的可信度將大打折扣。

回顧這場「烏龍流感」,剛開始是今年三、四月間源自美國、墨西哥,這個流感有幾個不尋常,

第一,  它不是源自魚米之鄉的亞洲(中國),

第二,  它開始流行於北半球的夏季(而非冬季),

第三,  據說它會使中壯年及青年(包括孕婦)重創(而非以往的老人及幼兒)。

剛開始統計的死亡率高,讓大家想到1917-1918的所謂西班牙流感,那時死於流感的比死於一次大戰戰場的多。

全球因此一陣恐慌,「專家」們一陣交頭接耳之後,必然全體動員──機場圍堵,接觸者隔離、下藥,研發疫苗,一個一個接著進行。

傳說中的禽流感是十個死八個,SARS是十個死四個!但是,隨著時間的驗證,這個新型流感不過是一千個死四個(雖是尋常流感千分之一死亡率的四倍,但是,還是千分之幾的個位數罷了)!

這時我就在想,那我們在恐慌什麼?

「專家」們又放話啦!雖然目前死亡率不高,但可能抗原會轉變(antigen drift),會變成高致死率,所以不能掉以輕心。……

好吧!……聽「專家」的,門診用力給他「快篩」,快篩出來小心判斷是輕症或重症,人家美國FDA的治療指引,輕症是不需給克流感的……直到有一次,有個國中女生,已經第三天了,燒也快退了,一時手癢給她篩出陽性A型流感,看她沒什麼重病的樣子,叫她回去休息──沒多久她老師打電話來投訴,說我沒給「克流感」是malpractice!

幾天後三重有個開業醫,遇到一個流感婦,可能誤判局勢(也可能不懂),所以沒給Tamiflu,那個婦人病死之後,被依業務過失致死起訴……

從此我懶的去區分這流感是輕症或重症,反正一篩出來就給Tamiflu,不用去考慮藥物副作用,不用去擔心藥物濫用,不用去擔心隨之而來的抗藥性。

因為,平常道貌岸然來視察、來評鑑的衛生單位長官,平常用個普通的抗生素都會被他們K的滿頭包,如今,長官們鼓勵濫用,不用還不行!

真是爽歪了,不需去傷腦筋!怎麼能不爽快地、給他用力地、把Tamiflu用下去!(在理盲與濫情的社會裡,最忌諱有主見啦)

惟一一個對Tamiflu有意見的是謝P,謝「先拜」跟我一樣是「白目一族」的,敢於表達跟「主流民意」不同的聲音,先後寫過克流感不是救命仙丹,不使用「克流感」醫師有罪嗎?直到12月份英國醫學會期刊登出文章,整體分析20篇文章後說,克流感只減少輕症病人一天症狀,這個現象被延伸以為對重症住院者也有療效,但實無證據支持。該文作者結論說:該藥不該常規用於季節流感(本文後附摘要)。

----------------------------
克流感不是救命仙丹
http://groups.google.com.tw/group/886tcm-news/browse_thread/thread/73e84c74c56748ae

不使用「克流感」醫師有罪嗎
http://groups.google.com.tw/group/886tcm-news/browse_thread/thread/4ff45830b223b36c
----------------------------

既然對季節流感的多年觀察,不過如此!為什麼在新型流感,把Tamiflu視為神藥?(換句話說,Tamiflu不過是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會死的,吃了Tamiflu也會死,不會死的,不吃Tamiflu也不會死。唯一差別是,如果病人死了而你沒用到這「世紀大騙局」的藥,你就得準備坐牢!)

最後談談疫苗。

的確,在恐怖的死亡率(原先推估十個死一個)之下,疫苗是勢在必行;而且,為了搶時間,省去phase III而快速通關,這些我都能諒解。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資訊,死亡率好像只有千分之四,甚至更低,那相對的,是否需要打疫苗呢?

我看過兩例打季節流感之後GBS的,曾經為了這個,在Chiron的場子問黃P問題,黃P以為我搗蛋,哪壺不熱提哪壺,怒斥說:GBS是豬流感疫苗的問題!……啊!……這次不就是豬流感嗎?我說說故事給你們聽…

話說1976年美國新澤西的Fort Dix死了一個兵,驗出豬流感,全國恐慌後,研製豬流感疫苗,這個疫苗造成每十萬一個GBS,是背景值的5-10倍;整個事件造成500個GBS,25個人因此而死。史家的評論是:死於疫苗的,比死於該疾病的多(the vaccine killed more Americans than the disease did)!

所以,在疫苗開打時,儘管我是第一優先的醫護人員,我是分派諾華疫苗,衛生署長說:不打的是笨蛋!我就是不打!

我家長官說,不打預防針的人,以後生病不給病假……我馬上就跟他請一連串『年休假』(以前都沒請過『年休假』,既不能請病假,就請『年休假』在家睡飽一點,免得生病,哈哈)!

其實免疫的事,我們不是上帝,無法百分之百瞭解......這孩童的父親是醫師,小孩剛死,不忍苛責,但他既然是醫師,怎會不知道醫療的不確定性?

打疫苗是國家政策,是公衛「專家」他們搞的,用的是冷冰冰的統計數字...

舉例說,每若干人用了沙賓疫苗就會有一個弄假成真,得了小兒麻痺,那你的小孩如果就是這一個,怎麼辦?從衛生所醫師護士一路告到衛生署長?(我家杜小熊小時候,每次打預防針,我都嘛很天人交戰,祈禱上天保佑平安!)

這次打疫苗本來就沒強制,自己研判情勢決定不打,頓時成為社會公敵!強硬派的用「社會責任」壓迫我們這些不打的,認為達成某個比率的接種率就可以「集體免疫」──我們逃避打針的就像逃兵?

ㄝ……很有意思!在適當的時機,做適當的事,就是識時務。

比如老蔣反共,若有異見,就會被當匪諜幹掉!

如今,馬皇親阿共仔屁屁,咱們蔣朝遺老還堅持反共抗「惡」的話,就得被波麗士大人打得鼻青臉腫,或是被噴辣椒水!(也只能認命了,難不成去哭蔣始皇或二世的墳?)

這個新型流感疫苗也是!當初以為豬流感死亡率高(禽流感十個死八個,SARS十個死四個,當初以為豬流感十個死一個,全世界恐慌,……我認為是統計上的取樣誤差!)事實上後來證明新型流感死亡率是跟季節流感相當,那我們還恐慌什麼?

據說那個痛失愛子的學弟醫師,悲慟之餘,準備告翻一拖拉庫人,從看診醫師、中醫附設醫院一路告到衛生署,這件事我無法苟同。

看過龍應台的一九四九大江大海,你認為奉命開槍的小兵也該是戰犯?

以我為例,我很無辜,奉命去監督疫苗注射,等於是「墊背的」,哪天我監督的那一批小朋友出事,家長來告我?……關我屁事啊!衛生署掛保證,家長簽同意書,怎麼找我這小卒出氣?

所以,不妨比照抗煞英雄,給這個小朋友進忠烈祠,畢竟,他是為了達成集團免疫、捍衛全民健康福祉而犧牲的。其他人(包括我)只是奉命去幫人家打預防針;或者像這個小朋友生了甚麼怪病,我們不是神,不要強人所難,一定要那些接手過的倒楣醫師給個交代吧!

回到識時務這話題!如今,既然已知新型流感死亡率不高,可不可以停打疫苗?至少,官方宣傳改成:「我們準備好了!(有點像馬的競選宣傳),歡迎加入phase III clinical trial──打完送蔥、送芭樂、送柳丁 」。

附錄:
BMJ 文章摘錄: The hazard ratios for time to alleviation of influenza-like illness symptoms were in favour of treatment: 1.20 (95% confidence interval 1.06 to 1.35) for oseltamivir and 1.24 (1.13 to 1.36) for zanamivir. Eight unpublished studies on complications were ineligible and therefore excluded. The remaining evidence suggests oseltamivir did not reduce influenza related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complications (risk ratio 0.55, 95% confidence interval 0.22 to 1.35). From trial evidence, oseltamivir induced nausea (odds ratio 1.79, 95% confidence interval 1.10 to 2.93). Evidence of rarer adverse events from pharmacovigilance was of poor quality or possibly under-reported.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blog.udn.com/LEELEE123/3660125

各位疫苗受害者的家屬 您好︰

       我也是很愛自己的家人的,深深地理解那種愧咎自責的心態,怪自己為何要強拉自己可愛的寶貝兒女或者其他眷屬去打疫苗。可是我說,政府的一些相關人員如同您當初一樣是一番好意,是希望防患于未然的。除了刻意隱匿疫苗不良反應(副作用)的人員外,所有這些醫療傷害過失,都應該歸咎於幼稚的現代醫學,我們再也不要被一個不成熟底、不完善的醫學理論體系所害。

       現代醫學(西醫)只有短短幾百年的歷史,醫院裏常看到一堆高級尖端的儀器,醫生開出的處方箋有數不清的醫學名詞,所有這些足以讓外行人深深崇拜不已,卻不知這些表面看似華麗的醫院,經常只是讓人直的走進去,卻橫著抬出來?但是,對於同樣是醫生的內行人來說,醫學課本裡面,過半的疾病都寫著原因不祥,或者是某某學說而已...。所謂學說,即假說。只要看看身邊那麼多的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腫瘤,換肝和洗腎的病人,如果您有智慧,除了不良生活習慣以外,您一定會想到還有一些您不知道的祕密原因。那是什麼呢?

       專業的醫學人士都知道,在國際醫學科研領域裡面,免疫學可以說最熱門最複雜的一個領域。除了我們知道的流感
紅斑性狼瘡,僵直性脊柱炎,漸凍人,甚至癌腫,都跟免疫系統有關。簡單說,人體做為一個複雜的系統,他有自己的衛兵--免疫細胞來站崗,它們可以清除侵入體內的細菌和病毒,體內衰老或者突變的細胞。而我們現代醫學到目前為止(據我曾在醫學院博士班所知的文獻),都沒有一個理論可以真正徹底地解釋:免疫細胞是如何產生的?在不了解免疫系統運作的前提下,妄加干預,無疑是對人體的破壞。

自從有人類以來,久遠歷史的進化就讓人體有自然防禦的系統來針對病毒和細菌。而我們一般所說的病毒多數都是通過呼吸道、皮膚、消化道這些直接跟外界接觸的部位做為第一道關卡來防禦的,當病毒作用在這些部位的時候,人會產生咳嗽流鼻水和發燒等方式去激發身体免疫系統的活力,去排出這些病毒,以保護人體裡面的血液和其他臟器的相對乾淨,不受這些外來微生物的侵襲。這就是中醫講的由表及裏。

 防疫針的錯誤主要有二個:

一、把低毒力的病毒越過人體自然防禦的第一道關卡,以針筒把它們直接注入人體肌肉,再進入血液,直接將人體最重要臟器,暴露在病毒面前(如同敵人直接進入王宮)。少掉了一個由表及裏喚醒免疫系統的過程,施打疫苗的行為,無異是一劑要命的毒劑。因為病毒可能在體內直接侵害人體的重要臟器。

二、 疫苗裡面為了配合低致毒力的病毒,或者是防腐而添加的水銀和福馬林,顯然的,水銀直接可以傷害人體的神經系統,後者更是用在屍體的防腐上。我們吃的食物萬一驗出這些物質,還都可以投訴消基會,更何況直接注入人體?﹗因而造成殘癈死亡,誰能幫我們討回公道?所以生命不要掌握在別人手裏,我們懂得自救才是!

      或許支持疫苗的專家人士或許會說︰「我們這些都是經過檢驗的低劑量的毒素,是經過動物實驗證明符合標準的,沒問題的啦~」

可是出現以下二個問題︰

1、每個人的身體狀況是不相同的,沒有兩個人的體質是完全相同的,更何況是把老鼠、兔子..這種與人體大不相同的物種,作為實驗的標準??個體差異是普遍存在的。例如:我們知道青黴素需要做皮試針,以極小的劑量作實驗。可是,我曾聽過一個真實案例:一件不小心的意外,被用過的皮試針刺破皮膚,就一命嗚呼了~

 2、他們的動物實驗才用了多少隻老鼠來驗正疫苗的毒性?有百萬隻嗎?那樣廠商要花多少錢投資在動物身上??如果疫苗的不良反應率,譬如千分之一機率,在小樣本的時候,如果只是用一百隻動物實驗,可能看不到不良反應的出現率。可是一旦幾百萬,甚至上億的人口大面積施打疫苗時,依照千分之一來算,不良反應會放大成百人,倒霉的受害者會越來越多。這也就可以證實最近施打疫苗的人數增加時,死亡受害的人數也跟著增多。

      您受害的親人 明明平時身體很好,就是打完疫苗以後過世的,可是您想找到有利的證據為自己的家屬討回公道,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個是醫療機構本身就是球員兼裁判,這個大家都知道。

      更重要的是,有些醫療機構的工作人員雖然很有良心,可是他是在這種錯誤的醫療體系下培養起來的,他看不到現代醫學的罩門在哪裡。所以會給亡者做解剖,可是活體跟屍體完全是兩回事,如果患者本人重要組織沒有形成足夠作為證據,患者家屬百口莫辯。說白了,疫苗進入體內經過了複雜的體內反應,有些是超出現代醫學知識範圍的,它又如何能幫受害者家屬找出死因?就像我們吃了麵,點心,又吃了發糕,這些經過漫長的腸道化成排泄物,誰還看得出原來吃的是什麼?﹗﹗

       所以,請您節哀﹗這不是您的錯﹗也不是某個人的錯﹗現代醫學就是站在人類和小白鼠的白骨上,所堆積起來的一座巨山。未來若要就醫治療,請給自己多一個其他的選擇,只要你真的有心,又心常存善念,相信必然可以覓得一位良醫,因為迷信「西醫等於是科學」的偏見,無疑是害人又害己。


作者小綿羊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01/17/1y0pn.html


資深體育人傅達仁打新流感疫苗後的第17天得新流感,他懷疑是接種疫苗才染病,他表示,如果得到證實,他將提起告訴。衛生署疾管局則說,沒有100%有效的疫苗,有近3成的人因體質之故,即使接種疫苗也不易有抗體。



傅達仁表示,他在12月14日接受新流感疫苗接種,31日因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結果被篩檢出是得了新流感。傅達仁認為,施打疫苗後,一般來說會在兩周後產生抗體,對他卻沒有用,他甚至懷疑疫苗絕對不是100%安全。



他說,如果是接種新流感疫苗導致感染,他將提起告訴,如果不是這樣,他也要抱怨接種疫苗,卻無法對H1N1流感產生免疫,相關單位也因正視此一問題。對此衛署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全世界都沒有100%有效的疫苗。人體試驗結果顯示,只有7成多的人在接種後會產生抗體。



周志浩也說,有近3成的人因為體質之故,接種疫苗也不易有抗體,所以還是做好洗手等個人衛生習慣。他並指出,流感快篩試劑可同時檢測是否感染新流感和季節流感,但無法細分是感染哪一種。


評論:


紅色的部份,才是真相,之前不是說疫苗多有用,其實最有用的就是少出入公共場所,以及勤洗手。這才是最好的方式。不過這樣疫苗就沒賺頭的。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flo1030.pixnet.net/ blog/post/2470014

這種事,不是嘴巴講講,媒體報報,政客喊喊話, 就可以令人民安心,請看看藥廠拿出來的疫苗說明書吧!

看看英國和加拿大, 因為英國生產的疫苗在加拿大產生了不到40例的嚴重過敏反應之後 ,就全面回收17萬劑,政府下令禁用。

看看台灣,國光疫苗接種之後,副作用反應這麼的嚴重, 而且幾十個人住院, 而事先都沒有告知疫苗接種後所會產生的副作用,這麼誇張的事, 還真的是有夠嚇人!

我很想相信自己國家生物科技發展的實力,但是, 我找不到能夠讓我產生信心的資料。

台灣目前只有進口瑞士諾華藥廠的疫苗, 其他的都是台灣自產的疫苗。

自己的國家有能力生產H1N1疫苗,當然是最好的!

可是,它安全嗎?有效嗎?副作用呢?半衰期呢?過敏症呢? 什麼樣的人不能施打呢?它的人體試驗對象是誰呢?在何時、何地、 什麼年紀、多少樣本數呢?

這些資料在美國或歐盟都有明確的規範, 一旦一種疫苗要上市可以公開施打, 就必需揭露疫苗本身的完整訊息。

所以,我上去國光生技的網站看看http://www. adimmune.com.tw/,
想要找一下疫苗本身的藥理藥性說明書,終於被我找到,http: //www.adimmune.com.tw/news/ file/200911131451452U81V/H1N1仿 單_藥政處核定版(正面).jpg, 請認真看清楚它上面寫的劑量,它寫了兩種病毒株,一種是A/ California/7/2009(H1N1)v
like strain,另一種是A/California/7/ 2009(Reassortant NYMC X179A)v
,但是,沒說它到底是一種但兩個名稱,又或是它是兩種, 而它到底是兩種都用,還是只用了那一種,而且比例為何?

只知道它每0.5ml裡病毒含量有15ug。

而它的”重大副作用”—從痙攣,連肝機能障礙,黃疸和哮喘都有, 雖然說是臨床上”罕有”的反應,但為什麼卻在媒體上, 或公開資訊上,絕口不提?

乍看之下,它長長的一頁,好像很完整喔!

要不要看看諾華藥廠的,足足有39頁A4大小的說明資料:htt p://www.emea.europa.eu/ humandocs/PDFs/EPAR/focetria/ emea-combined-h710en.pdf

資料很多,而且都是原文,我大概幫大家簡略的說一下, 諾華的疫苗是以H5N1的模式建立的,用的只有一種病毒株, 就是A/California/7/2009(H1N1)v
like strain (X-181),每0.5ml裡病毒含量有7.5ug。

回頭看看國光的,同一個劑量,病毒含量是諾華的兩倍。

諾華的施打方式是,一次0.5ml,隔至少三週再接種第二劑0. 5ml,意思就是說,15ug的病毒量,要分兩次, 而且隔三週注射到人體內,而且指明只能打在肩膀的三角肌肉, 或是大腿外側,禁止打在皮下和血管!

而國光的施打方式是,只打一次,一次0.5ml, 一次就把15ug的病毒量打到人體內,而且還能皮下注射。

藥下得這麼重,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所謂”暈針”的人那麼的多!

還有,說明書內指出,並不建議孕婦施打, 因為沒有足夠的資料證明,接種後會不會產生畸形兒…等副作用。

它也不建議六個月以下的嬰兒施打, 原因一樣是沒有足夠的樣本數和數據。

意思是說,要打也不是不行,可是它不保證不會出現副作用,因為, 沒有足夠的數據和資料來證明。

可是,回頭看看國光的資料,他建議孕婦優先施打,原因是, 有2000名孕婦打過季節流感而對胎兒沒有影響。

看清楚,是”季節流感疫苗”而不是”新流感疫苗”。

意思就是說,因為有人吃了柳丁沒有過敏, 所以這些人理所當然吃奇異果也不會過敏, 而且我們有讓動物吃奇異果也沒有副作用,所以, 其他人都可以來吃奇異果,絕不會有問題。

這是什麼邏輯啊!

我只能說,我為台灣人的勇敢感到佩服!

看過國光疫苗的副作用,來看看諾華疫苗的副作用:

其實它細分為好幾個部分,我只截取兩個最大的族群貼上來。


附件:18-60歲成人接種反應.png

(劑量:0.5ml;疫苗呈現乳白色;2劑,每劑間隔3週; 但後來發現1劑就能產生足夠抗原)

附件:6個月~17歲兒童青少年接種反應:.png

至少沒有肝機能障礙,黃疸和哮喘!

最後,去看看它強調的血清轉換率和保護率,數字很高,很漂亮吧!

有沒有看到它下面補了一行字:1~9歲族群仍在臨床實驗中。

而它這張說明書是2009/11/13在網站上發佈的。http ://www.adimmune.com.tw/news_ view.asp?news_id= 200911131451452U81V

請問,政府通知全國說H1N1,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施打的? 2009/11/9未滿六個月的開始施打,2009/11/ 16一歲以上至國小六年級(歲)的兒童開始施打。http:// www.h1n1.gov.tw/mp170.htm

意思就是說,恭喜各位打到國光疫苗的小朋友,尤其是1~ 9歲的族群,你們將會被列入”臨床實驗”的數據當中。

我不是鼓吹去大家一定要去打特定哪一定的疫苗, 只是把資料拿出來,讓大家認真的去思考和比較一下, 為什麼攸關人命健康的疫苗開發,可以這麼的草率?!

還有,英國GSK那劑被回收,甚至被媒體形容為”潘朶拉之盒” 的Pandemrix
H1N1疫苗http://health.gsk.com/ hcp/H1N1Vaccine/ productOverview.htm, 它的病毒株用的就是A/California/7/2009( H1N1)
v-like strain (X179A)。

那麼它到底和國光標示的病毒株A/California/7/ 2009(Reassortant NYMC X179A)v是不是同一種呢?

我想,國光應該出來好好說明一下吧!

人命關天,小心為上!

大夥兒自個兒保重吧!


GSK的Pandemrix疫苗被回收的國內外新聞:

http://www.dancewithshadows. com/pillscribe/ glaxosmithkline-recalls-a-lot- of-h1n1-vaccine-pandemrix- from-canada-due-to-side- effects/

http://clareswinney.wordpress. com/2009/09/29/gsk%E2%80%99s- pandemrix-swine-flu-vaccine- pandoras-box-release/
註:潘朶拉之盒Pandora’s Box意指”萬惡的根源”。

http://tw.news.yahoo.com/ article/url/d/a/091123/5/ 1vj17.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tw/ index/itarticles/cat_id/273/ aid/270679



國光疫苗的仿單資料:http://www.adimmune. com.tw/news_view.asp?news_id= 200911131451452U81V

諾華H1N1疫苗的相關資料和仿單資料:

http://www.emea.europa.eu/ humandocs/PDFs/EPAR/focetria/ emea-combined-h710en.pdf

http://www.novartisvaccines. com/products-diseases/ influenza-products/H1N1_ information.shtml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big5.china.com.cn/chinese/health/259534.htm

新生兒在出生以後,就會陸續接種各種疫苗,以增強免疫力。但如果接種疫苗以後可能會留下後遺症,也許父母們就得掂量掂量,是否要給孩子接種疫苗。
    過去,疫苗中通常會含有一種名叫噻(音同“塞”)汞撒的抗菌素。噻汞撒學名叫做工汞硫代水楊酸鈉(C9H9HgNaO2S),這種抗菌素中有一半的成分是乙基汞(C2H5Hg)。汞對人體來說是一種毒性物質。體內汞的含量如果過高,將對兒童的大腦、腎臟造成永久性傷害,同時患兒會出現汞中毒性震顫、注意力不集中,以及語言和記憶力方面的障礙。
    有專家還指出,接種疫苗所引起的汞中毒可能會導致兒童患上幼兒自閉症。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對噻汞撒的調查中發現,除了接種疫苗的部位會出現紅腫以外,並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噻汞撒在接種疫苗時會對兒童的健康造成損害。
    美國國家兒童醫藥中心馬克·巴特肖說,眾所週知:幼兒自閉症患者呈上升趨勢。每個人都想知道這是為什麼。當然將原因歸結于疫苗的接種顯然不合適,事實上這一點我們已經關注過並且已經把它排除在外。
    儘管如此,關注幼兒自閉症的專家們還是堅持他們的觀點。美國幼兒自閉症學會執行理事羅伯特·貝克說,現在並沒有充分的科學依據能證明它(塞汞撒)不會損害健康所以這依舊是個未作定論的問題。
    疫苗接種後可能會得自閉症,這讓父母們無不擔心和憂慮。對此,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表示,現在的疫苗大部分不含噻撒汞,但對於那些含有噻撒汞的疫苗,建議父母們同樣還是應該給孩子接種。美國幼兒自閉症學會執行理事羅伯特·貝克說,如果將接種疫苗(患病)的風險與患上自閉症的風險相比,最明智的選擇還是應該接種疫苗。(楊鵬)
    央視國際 2003年1月10日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sa.ylib.com/forum/forumshow.asp?FDocNo=230

任何人都可能做出同樣的決定,但是,我們希望不二過。

撰文╱王道還,中央研究院史語所人類學組助理研究員。


事過境遷,人人都是諸葛亮。不過,事在人為,事後諸葛亮還是有機會表演教人驚豔的本事,甚至垂範後世。1976年豬流感疫苗事件就是個例子。它不但是美國公衛學的重要教材,還是對決策過程有興趣的人都必須研究的案例。

1976年1月6日星期二,18歲的大衛.路易士進入美國新澤西州迪克斯堡報到,接受陸軍新兵訓練。
2月4日星期三,大衛出現明顯的流感症狀(發燒、流鼻水、全身痠痛)而臥床休息。傍晚,他強迫自己起床,參加連行軍訓練。可是他中途倒下,送進基地醫院後,幾個小時就死了。
當時,迪克斯堡負責醫務的上校醫官正在為新兵的流感問題操心,因為已經有300多個新兵病倒了。他將19份喉嚨檢體送交新澤西州衛生部,請求化驗;大部份都是A型流感,檢驗不出名堂的,就送交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後來大衛的檢體也送到了CDC。
2月12日星期四,CDC發現四份檢體中出現豬流感病毒抗原,大衛的是其中之一。大衛感染的是豬流感!令防疫人員極為緊張,理由有二:第一、學界相信1918年大流感是豬流感,那次大流感與一般流感不同,孩子與青壯年遭劫的比例極高;當年美國至少有50萬人喪生,以人口比例來說,1976年要是發生同樣的大流感,死亡人數將達到100萬;第二、同一個軍事營區中出現了四個病例,表示那是人對人的傳染。
CDC的專家立即擔心大衛的命運只是大流感來襲的警告。正巧第二天(2月13日星期五)《紐約時報》刊出了一封讀者投書,執筆人是知名的流感病毒專家基爾波恩。他指出自1940年代起,每隔11年就會發生一場世界性的大流感疫情,最近一次發生在1968年,因此下一次就是1979年。他呼籲當局預做準備。
2月14日星期六,CDC主管山瑟召集專家會議,達成的共識是:還需要更多證據,目前不宜下結論。2月19日星期四,山瑟召開記者招待會,公佈迪克斯堡裡發生了豬流感疫情。他小心措辭,沒有提1918年大流感。但是記者不放過他,直接追問迪克斯堡豬流感與1918年大流感的關係。當晚,兩個全國電視網都報導了這個消息,都提到1918年大流感。第二天,這則新聞還上了《紐約時報》頭版。
3月10日,CDC的預防接種諮詢委員會(ACIP)集會,山瑟擔任主席,基爾波恩醫師也參加了。這一年的流感季節即將結束,他們要為下一個流感季節預做準備。若要為豬流感未雨綢繆,時間並不多,新的疫苗還需要通過人體實驗呢!
開會那天,出席ACIP的人面臨的情況是這樣的:迪克斯堡內,有一名年輕人死了,喉嚨檢體中有豬流感病毒,有13名豬流感病人,還有500名體內已有豬流感抗體的新兵。其他地方沒有發現豬流感病毒。
他們該做什麼決定?基爾波恩認為必須立即採取積極行動,就是訂購對抗豬流感病毒的疫苗。即使不同意這樣做的人,也為手上只有少量明確資訊而感到沮喪。CDC是個預防醫學機構,誰能以科學論證大衛感染的豬流感不會潛伏一時,秋天再爆發?萬一這種豬流感像「1918年大流感」怎麼辦?只要有這個可能,就得採取行動,不然,CDC是幹什麼的?
CDC的確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要是CDC發出假警報,耗費大錢虛驚一場,無異砸自己招牌。可是,萬一大流感真的來襲,事前CDC毫無預警,結果就不是CDC的招牌扛得下的。山瑟會後呈給上級的政策備忘錄,建議針對「萬一」的情況採取行動,進行全民預防注射。他的理由是,疫苗需要兩個星期才能產生效力,而感染了流感病毒,幾天就會發病。一旦流感爆發,就等不及動員全民注射疫苗了。
1976年10月1日,美國公衛單位開始為全民注射豬流感疫苗。事實上,直到疫苗開打,CDC掌握的事實仍然不出3月初所知道的範圍。美國國會為這個計畫撥付的金額是1億3500萬美元。另外,國會還通過法案,由聯邦政府承擔疫苗風險。
全民注射疫苗的方案,的確潛藏了不測的風險。美國人口超過兩億,每一分鐘都有人過世,注射了疫苗的人要是在短時間內過世了,如何確定那不是疫苗的副作用?頭10天,100萬人接受了注射。10月11日,賓州匹茲堡有三人在同一診所注射,不久就死了。他們都年過70,有心臟病史。合眾國際社記者在地方報紙上發現了這則消息,向全國發佈。12日,負責驗屍的醫師接受電視訪問,指控疫苗可能有問題。當地衛生單位立即宣佈暫停注射疫苗,九個州跟進。台灣呢?主管機關竟然還呼龥要打,把人命當兒戲,還有一些醫界大頭附和,危言聳聽,說什麼會變種,沒打的人會得而且會很快死,把人體當成沒有細胞免疫和抗體免疫嗎?真是混蛋,真不曉得,他們書怎麼讀的,如果病毒突變,打了一樣得,不然為何每年都鼓勵打想像突變種病毒的未知效果的流感疫苗。)
接著就是媒體鬨傳每日「疫情」(因疫苗致死的人數統計),以及各種關於疫苗安全的質疑,逼得正在競選的福特總統偕同夫人當著電視注射疫苗。

一直沒有現身的,反而是豬流感。世界各地都沒有。
11月初,福特總統敗給卡特,月中,新的問題出現了,一位醫師報告疫苗會引起一種叫做「居楊-巴賀症候群」的怪病。病人先是四肢抖動、無力,然後控制呼吸與吞嚥的神經也受影響,原因不明,美國每年有四、五千人得這種病。消息傳出後,病例越來越多,直到CDC也承認疫苗脫不了干係(雖然致病風險低於10萬分之1,致死風險200萬分之1)。
12月16日下午,公共衛生服務署(PHS)宣佈暫停注射疫苗。這時注射過疫苗的人數,已超過4000萬。12月21日,《紐約時報》刊出一篇署名評論,以「慘敗」為整個事件定調。
預定出任卡特政府健康、教育暨福利部(HEW)的卡里發諾沒空看電視,《紐約時報》倒是必讀。因此他上任時,對豬流感疫苗事件心中已有定見。
1977年2月7日,卡里發諾在電視上當眾開除了山瑟。他說山瑟已在CDC服務了16年,主任就做了10年;他想找年輕的人接棒,讓CDC重新出發。這個舉動為山瑟招來了同情,許多人認為卡里發諾只想證明自己不過是個政客而已。
但是卡里發諾隨後又做了一件事,只有政治家才會做。他邀請兩位哈佛大學教授調查豬流感疫苗計畫始末,寫一份報告,為他「上一課」,好讓他學著點兒。萬一未來遇見同樣的問題,才會做得更好。


(政治家會去了解事情的始未,而作出正確的決斷,政客只是一昧的卸責,『與疫苗無關啦!』,所以您說台灣呢?是不是政客很多呢?)


他說:「我是律師,也擔任過國防部長麥納馬拉的特別助理,我面臨的情況,往往涉及我不清楚或根本不懂的事件或題材,它們都經緯萬端,極為複雜。但是,豬流感疫苗事件教我驚訝,令我困惑,因為我甚至不知該問什麼問題,才能做出明智的決定。……要是有人對該計畫做個詳細研究,凡是必須針對敏感的健康問題做決策的人,都可能受益良多。無論豬流感疫苗事件能教我們什麼,我們千萬得學會。」

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教授紐斯塔特與公衛教授法恩伯格花了一年時間,完成報告。他們認為,豬流感疫苗決策者的最大失誤,在過於擔心「萬一」的後果,而沒有確切評估「萬一成真」的可能性。卡里發諾讀了之後,公開承認當年要是他負責決策,也會做成同樣的決定。他還將這份報告以政府出版品的形式出版。前車之鑑不遠,請問台灣的衛生官員有看嗎?)
1981年,這份報告經過增訂後,由民間出版,書名是《從未出現的流行傳染病:豬流感疫苗決策始末》。作者為這一版寫的序,結語是這樣的:
我們發現,中央政府的官員與顧問中,沒有人是壞蛋;我們認為,任何人都可能做出同樣的決定,包括我們在內。但是,我們希望不二過。【本文轉載自2003年6月號】(我也希望衛生機關不二過,畢竟人命關天,怎能草率呢?)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177920/IssueID/20091222

醫師父親控告衛署 疾管局:應與疫苗無關

【曾雪蒨、許佳惠、沈能元╱連線報導】「我是醫師,找遍了全國頂尖的醫療團隊與專家,仍救不回我的孩子,那一般小老百姓怎麼辦?」台中巿劉姓醫師昨控訴,自己7歲兒子接種H1N1新流感疫苗後,全身起疹合併發炎反應,昨因敗血症合併腦幹出血不治,他決定挺身而出控告衛生署疾管局錯誤政策殺人,「絕不讓孩子犧牲得不明不白!」

不過,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昨說,本月初召開緊急小組會議,傾向男童是「幼年型類風濕性關節炎」,國內外案例中,沒有施打疫苗後致敗血症死亡個案,專家認為,此個案應與疫苗無關。主持專家危機小組會議的衛生署副署長張上淳說,專家會議仍會再召開以釐清原因。曾診療劉童的台大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江伯倫說,劉童上週二轉至該院時,已多重器官衰竭,「當時距接種已隔3周,很難斷定是否與疫苗有關。」

才過生日就辦後事

劉醫師昨與太太在台中市議員張耀中陪同下指出,他7歲兒子上月19日在學校接種國光生物科技公司的疫苗,隔天就雙腳起疹,5天後高燒不退、全身起疹合併免疫反應,先後住進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台大醫院治療,一週後併發敗血症合併腦幹出血,打完疫苗短短33天、於昨上午不治。
劉醫師說,兒子小一就有130公分高、體重29公斤,很愛畫畫,一直是健康寶寶,「沒任何心血管與過敏病史、沒住過院,打H1N1新流感疫苗後,我親眼看見孩子從健康有活力、到虛弱嘔吐,最後呼吸困難插管急救。」他上週日(13日)才替愛子慶祝7歲生日,如今卻要準備兒子後事。
痛失愛子的劉醫師出身中部醫師世家,父親、弟弟都是醫師,太太也是護理人員。他說,夫妻倆都打疫苗,還勸孩子要接種,沒想到卻讓孩子莫名其妙在培養不出任何細菌與病毒的情況下喪命,「我太相信他們(衛生署),要孩子去打疫苗,卻害我最愛的孩子送命!」

將會申請受害救濟

劉醫師說,自己從不會在看病時告訴病人,「我不知道你生什麼病。」但疾管局與他開了一個專家學者緊急會議,告訴他孩子打疫苗後因病因不明導致敗血症死亡。雖然疾管局長郭旭崧上週六曾傳簡訊給他致歉,但他認為,「疫苗的人體試驗人數過少,倉卒上路,孩子是死於錯誤政策!」將控疾管局錯誤政策殺人、中國附醫延誤醫治。郭旭崧則說,劉父是他陽明大學學弟,所以發簡訊安慰他。
劉醫師說,兒子在美國出生、是美國公民,他已透過美國在台辦事處,「不排除請美國律師跨海幫孩子打跨國官司!」他會申請預防接種受害救濟、以進行審查確定孩子死因,但不解剖兒子遺體。
雖然疾管局認為男童死因應與疫苗無關,但中山醫學大學過敏免疫風濕科主任王世叡認為,幼年型類風濕性關節炎雖有高燒起疹症狀,但與細菌無關,不會導致敗血症,更不會致死,他認為男童死於敗血症,「絕對與疫苗有關!」

蘇益仁:仍應施打(這位前疾管局長,之前說寧吃藥,也不打疫苗,怎麼話說完還不到一段時間就變了。)
被控延誤治療的中國附醫主任秘書吳錫金強調,男童經抽血、骨髓穿刺等檢查,都無異常,經多方會診推論是不明病毒感染,沒有延誤治療。
疾管局接獲的新流感疫苗不良反應通報個案中,嚴重個案共64人,有孕婦死亡、胎兒畸形、永久性殘疾等,但還沒有個案被證實與疫苗有關。衛生署前疾管局長、成大醫院副院長蘇益仁也說,疫苗已打了數百萬劑,出問題的僅個案,顯見疫苗很安全,「新流感明年仍會出現,建議未施打疫苗的民眾仍應施打。」


男童打新流感疫苗後死亡事件簿

11/19 在學校接種國光生技公司新流感疫苗。
11/20 晚上洗澡時發現腳底、腳踝出現紅疹。
11/21 到診所就醫,推論是注射疫苗引發過敏反應,劉母通報「1922」防疫專線。
11/24 發燒不退、紅疹佈滿全身。
11/28 住進台中縣區域醫院。
12/02 轉至中國附醫,接受免疫球蛋白治療仍未好轉。
12/15 出現血壓不穩、呼吸急促等症狀,家屬自行轉往台大醫院,當晚進加護病房。
12/18 腦幹出血。
12/19 轉回台中縣區域醫院。
12/20 男童受洗,並與家屬親友見最後一面。
12/21 上午07時45分死亡。
資料來源:劉姓男童父親
打新流感疫苗注意事項

.施打前勿空腹,以免低血糖頭暈,且要坐著施打。
.9歲以下打2劑(兩劑間隔1個月)、10歲以上打一劑。
接種疫苗只能降低新流感感染機率與併發症,仍可能感染其他病毒與細菌性疾病。
.發燒、急性疾病、病況控制不佳的心臟病患、對雞蛋過敏、或曾對季節流感疫苗有過敏史者,避免施打。
.接種後應在醫療院所停留30分鐘觀察有無不良反應。
.接種後接種部位局部紅腫可冰敷緩解。
.接種後出現不適可打1922防疫專線求助。


評論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223/78/1xgst.html

〔記者林相美、王昶閔、曾韋禎、徐夏蓮/綜合報導〕台北市五歲郭姓女童上月十九日接種諾華藥廠的新流感疫苗,五天後右眼紅腫,無法閉合,左嘴角上揚,喝水必須用吸管,醫師診斷為右臉顏面神經麻痺,迄今入睡前得在右眼貼膠帶,才能閉合,喝水頻漏水,醫師更直言,郭姓女童是「不幸的三成」,未來仍有漫長治療路

五歲童 右眼無法閉合

郭父昨天細數近一個月自行帶女兒求醫的經過,想到女兒一輩子可能無法復原,他以「絕望」形容心情。他透露,女兒看了三、四名醫生,均為專科權威,但每人建議療法、類固醇劑量都不同,讓他無所適從。

郭父表示,台灣施打的為歐規諾華疫苗,他上網查了七小時發現,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有一份資料顯示,paralysis(麻痺)為施打疫苗的副作用之一,儘管「小於萬分之一,非常罕見」,然而,台灣提供給家長的同意書卻載明:「證據顯示,多發性神經病變等相關神經症狀與接種流感疫苗無關。」

郭父說,女兒個性活潑好動,喜歡跳舞、唱歌,打了疫苗隔天卻像洩了氣的皮球,隔了三天(廿二日),臉頰開始刺痛,廿四日右眼紅腫、左嘴唇微翹,奔走多家醫學中心,確診為右臉顏面神經麻痺。右眼無法緊閉,約有○.三公分距離,看得到黑眼珠,經過一個月治療,距離縮短為○.一公分;原本上揚的左嘴角逐漸垮下,喝水還會漏水,講話也會漏風。

針對此案,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柯建銘聲援指出,疾管局教育所有施打單位堅稱任何不良反應皆與疫苗無關,要求公佈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的名單及發言內容。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強調,沒有向接種單位下指導棋,一旦有民眾提出救濟申請,由獨立運作的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審查。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召集人、長庚兒童醫院院長林奏延表示,審議小組不隸屬政府機關,由醫療人員、法界、消費者代表組成,疾管局官員僅列席。

審議小組成員透露,接種疫苗後出現顏面神經麻痺,是所有審議案件中爭議最大的,初步認為與疫苗無關,但我國與英國都已展開流行病學研究。

孕婦打完 胎死腹中

此外,台中市衛生局說,中市有位懷孕十週又三天的婦人申請救濟,表示十四日到東區衛生所打完新型流感疫苗後,十九日產檢已無心跳,這是她的第三胎,前兩胎是女兒,這胎懷了兒子,沒想到竟然胎死腹中。


評論


政府說:「還是與疫苗無關。」了不起就說:『與疫苗無直接關係。』更妙的是:『暈針,個人體質問題,或是本身有慢性病,或是本身有免疫疾病,剛好打完疫苗後發作,所以都與疫苗無關。』


那可否請這些尾大的官員或審議委員,告訴我們,怎樣的才算是與疫苗有關。大家說是不是呢?這樣才可按圖索驥,若打疫苗後出現這些有關的問題,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要求賠償。還是官員早已擬定不管任何症狀都與疫苗無關呢?反正臉皮厚,有官做,誰管你們這群死老百姓。厚黑學萬歲!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VBS更新日期:2009/12/22 12:03








台中一名7歲男童,注射新流感疫苗後40天死亡,男童的爸爸是醫師,媽媽是護理人員,大伯和爺爺也都是醫師,一個醫生世家,幾乎找遍全國頂尖醫療團隊,卻救不了男童一命;男童的爸爸質疑,兒子是因為施打新流感疫苗死亡,為了這個「錯誤的疫苗政策」,他要告衛生署疾管局;不過疾管局澄清,男童的死亡和疫苗本身,沒有直接相關。



國小班導師翻著劉小弟親手做的繪本,裡面畫的是全家福,作品還來不及參加比賽,劉小朋友就過世了。劉小弟學校修女:「老師講了繪本之後,帶到小朋友的故事中,一些小朋友聽到後,就很感傷。」


老師眼中的劉小朋友是個畫畫天才,就算生病住院期間,劉小弟還畫出聖誕作品;讓爸爸痛心的,是孩子打完H1N1國光疫苗後,就陸續發生症狀,最後痛失愛子。


打完疫苗後這40天,歷經煎熬,劉醫師出身醫生世家,在中部相當有名,對於孩子醫療保健相當重視,上個月19日,劉醫師發現兒子發高燒、全身長紅疹,隨即到皮膚科、小兒科看診,並通報防疫專線。


劉醫師兒子病況愈來愈嚴重,上個月底與台大及長庚醫院小兒感染科開視訊會議,這個月2日前往中國附醫請小兒免疫科權威幫忙救治;40天來,劉醫師為了兒子,用盡自己在醫療界所有的資源、人脈,還是救不了兒,懷疑疫苗政策有問題,疾管局怎麼解釋?疾管局人員:「發生這樣一個狀況,沒有直接相關。」


劉醫師無法接受,決定要控告衛生署「錯誤政策殺人」;劉小弟是美國公民,劉爸爸不排除透過美國在台辦事處,請美國律師打跨國官司。


評論


我記得常向病人講,做人父母的既使有千萬分之一的生命風險,也不能讓孩子去冒。疫苗就是如此。這也證明之前所說的,既使是死人了,管它是幾個或數百個,反正政府還是一句話,『與疫苗無關』。…因為您切結書都簽了,是您自己要打的,政府又沒拿槍威脅您,政府只是在呼龥,判斷還是在您自己,不是嗎?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H1N1新流感全球蔓延,美國同許多國家一樣,緊急採取了流感疫苗注射措施;但由於缺乏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引起了家長、醫生乃至相關醫學專家對新流感疫苗有效性和副作用的擔心。華盛頓當局被責批准使用新流感疫苗的過程太過草率。

文 ◎ 李靜


著新H1N1流感席捲全球,各個國家都緊急採取了流感疫苗注射措施。

七月九日,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宣佈,學校兒童、懷孕婦女和醫護人員將在秋季注射疫苗。目前,是否接受疫苗注射仍屬自願。但早些時候,紐約州規定,醫護人員必須注射疫苗,否則可能會失去工作。這一規定引起了很大的反彈,紐約州的一些醫護人員上街遊行,抗議人權受到侵犯。一群原告向華盛頓DC地方法庭提出起訴,要求立即停止紐約州強制要求醫護人員注射新流感疫苗的做法。後來,因為疫苗的短缺,紐約州衛生部暫停了這一規定的執行。

有關新疫苗安全的批評

十月中旬,紐約一群醫護人員請求華盛頓DC聯邦法官命令聯邦政府停止發放新流感疫苗。他們的理由是新流感疫苗的批准在法律上有問題。在沒有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的情況下,批准過程太過草率。

根據美國藥品食品管理局(FDA)的決定,新流感疫苗的安全性測試只有一到三個星期,參加測試的人數只有幾百名兒童和成年人。

美國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CDC)建議兒童同時接受H1N1流感疫苗和季節性流感疫苗的接種。但只有很少的時間或幾乎沒有時間測試兒童同時接受兩個劑量或四個劑量不同種類疫苗的安全性。因此很多家長甚至醫生對於新流感疫苗的安全性有一定的擔心。

神經外科醫生佈雷洛克(Blaylock)指出,面對這樣一個溫和的病毒,CDC正在帶領美國人進行一場毫無根據的大規模疫苗接種,而使用的是沒有經過測試和認可的疫苗。

擁有博士學位的佈雷洛克指出,根據美國健康研究中心(NIH)的資料,H1N1疫苗對於75%的六個月到三歲的新生兒是無效的,對於64%的三歲至九歲的兒童也是無效的。沒有人去讀NIH的資料。CDC和醫生們正在建議甚至強制家長給他們的孩子注射疫苗。

根據CDC和WHO的資料顯示,H1N1造成的死亡案例遠低於季節性流感。在美國,每年有約三萬六千人死於季節性流感。而到目前為止,美國死於H1N1的人數約一千人。

在米勒(Neil Z. Miller)所著的疫苗安全性手冊中提到,一旦嬰幼兒接種流感疫苗,死於流感的機率會增加七倍,因為疫苗中所含的汞防腐劑會抑制免疫系統。

CDC指出,二零零九年H1N1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同往年季節性流感疫苗相似。以往,無數美國民眾接受過季節性流感疫苗。疫苗最常見的副作用是注射部位輕微的酸痛或紅腫。CDC和FDA將密切關注非預期的疫苗副作用。

CDC建議,如果在接種疫苗後發生特殊情況,需要立刻告訴醫生所出現的症狀,症狀發生時間,何時注射的疫苗;請求醫生、護士或健康機構將情況報告給疫苗副作用報告系統(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 ,VAERS),民眾自己也可以上網www.vaers.hhs.govExternal Web Site Icon, 或打電話 1-800-822-7967 索取表格填寫。

CDC 建議對雞蛋嚴重過敏或對疫苗中任何成份過敏的人不要注射疫苗。

新流感疫苗的含汞爭議

乙汞硫代水楊酸鈉(Thimerosal)是一種含汞的消毒劑,多劑量去活季節流感疫苗中含有這種消毒劑。這種消毒劑可能與腦損傷及免疫系統紊亂,包括自閉症相關聯。

乙汞硫代水楊酸鈉會被加入到多數滅活的H1N1疫苗注射劑中。不含汞製劑的單劑量流感疫苗只有限量的供應。

由Medimmune生產的減毒鼻噴劑不含汞製劑,減毒活病毒疫苗也不含美國沒有許可的輔助劑。

流感疫苗當中可能含有的輔助劑如鯊烯、鋁製劑等,可能會造成一定的副作用。但此次美國聯邦政府只打算使用不含輔助劑的疫苗,包括給兒童和成年人使用的鼻噴、注射用H1N1季節性流感疫苗。含輔助劑的2009 H1N1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還在研究當中。

疫苗傷害賠償超過十八億美元

二零零五年,國會通過了一項公共應急法案。任何情況下,如果公共衛生與健康部部長或者國土安全部部長宣佈國家公共健康緊急狀態,對於應急使用授權的疫苗和實驗性的藥物,製造廠家不需要承擔責任。在公共應急法案中有提到聯邦政府賠償計畫。

美國健康與公共服務部正在建立一項對H1N1疫苗傷害的補償計畫。對於接受H1N1疫苗而導致嚴重傷害甚至死亡的個人,有可能得到補償。補償包括醫院費,工資補償和死亡補償。

在一九八零年,因為使用了DTP(白喉、破傷風、百日咳)疫苗後造成副作用的案例發生不少,很多家長起訴疫苗製造廠家和醫護人員,兒童接種疫苗的比例大為下降。許多藥廠退出了疫苗研製生產。造成疫苗一度短缺。國家兒童疫苗傷害法案於一九八六年建立,根據這項法案,一九八八年美國政府建立了國家疫苗傷害補償計畫。補償計畫由健康公共服務部、美國聯邦法院和司法部共同管理。

補償計畫旨在保護疫苗生產廠家不會因為疫苗副作用造成的傷害而承擔財務風險,也保證有足夠的疫苗供給和穩定疫苗價格。如果疫苗事故發生,當事人是否會得到補償要由美國聯邦法院決定。

如果你或你的孩子因為接種疫苗,導致超過六個月的副作用傷害,醫療費用多於一千美元,你就可能得到補償。如果造成死亡,最高的補償可達二十五萬美元。到二零零八年八月為止,這項補償計畫已經支付了超過十八億美元的賠償。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news.pchome.com.tw/living/tvbs/20091216/index-12609363917096839009.html

H1N1新流感疫苗開打,卻風波不斷,桃園一名國二女生,11月25日注射新流感疫苗後,身體狀況良好,沒有暈針或任何不舒服,但她卻在16天後突然胸痛休克,送醫急救不幸死亡。家屬一度質疑,愛女的死可能是新流感疫苗造成,雖然法醫解剖後,初步判斷是跟心肺功能有關,和打疫苗有沒有直接關係,還無法確定。

天氣轉冷,進入新流感流行的高峰期,隨著疫苗開始施打,也陸續傳出了因為接踵疫苗產生的意外,桃園有個國二女生,就在打完疫苗後的16天突然猝死!

教務主任李文商:「本校的校慶,她還參加大隊接力,表現得不錯,從各個狀況來看,她的身體狀況還維持得很好。」

校方說,女學生在接種新流感疫苗前很健康,之前也沒有重大傷病紀錄,在打針的時候沒有暈針,也沒其他不舒服症狀,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遺憾。

家長傷心之餘,不明白原本身體健康的女兒,怎麼會在打完預防疾病的疫苗後離奇死亡,一度質疑是和疫苗有關係,面對質疑,衛生局有話要說。

桃園縣衛生局長吳成方:「48小時之內,算起來是一個急性的反應,那麼48小時之內要趕快處理,另外如果超過48小時之後,有出現其他的身體症狀,這個時候要靠專家的鑑定,才能說它是不是和新流感疫苗有關。」

女學生的死,到底是不是注射疫苗引起?法醫15日解剖女學生的遺體,還無法確定,只初步判斷是跟心肺功能有關,其他的還要進一步調查。


評論


家屬就死心吧!不管怎樣,政府的回應一定是:「絕對與疫苗無關」,之前的老阿伯,就牽拖說有心腎的問題,所造成死亡,與疫苗無關,那為何之前都叫這些人一定要打。至於這名國中女生,一定會找出可以填塞的理由,但記住,理由絕不牽涉疫苗。所以還是與疫苗無關。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www.wnd.com/index.php?fa=PAGE.view&pageId=118262



By Chelsea Schilling
© 2009 WorldNetDail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cientists are suspected of accepting secret bribes from vaccine manufacturers to influence the U.N. organization's H1N1 pandemic declaration, according to Danish and Swedish newspapers.


Meanwhile, pharmaceutical profits from swine-flu related drugs have soared – with earnings between $10 billion and $15 billion in 2009, investment bank JP Morgan estimates.


As WND reported, the WHO Director General Margaret Chan initially raised the influenza pandemic alert to its second highest level in May – but evidence reveals the agency may have made it easier to classify the flu outbreak as a pandemic by changing its definition to omit "enormous numbers of deaths and illness" just prior to making its declaration.


The world was gripped with fears of swine flu as the alert increased from Phase 5 to Phase 6, the highest level. Immediately,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began working to develop vaccines, and countries tailored their responses to address the situation.


Shots frighten you? Be sure to get "SCARY MEDICINE: Exposing the dark side of vaccines"



Danish newspaper Information reported that when Chan raised the level of pandemic alert on June 11, the declaration meant substantial economic benefits for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 especially since many countries have contracts with major drug companies and are required to purchase vaccines in the event of a pandemic. Swedish newspaper SvD echoed Information's report.


"Many of the apparently impartial researchers the WHO uses, however, are paid by the companies that produce vaccines," states a translated version of the Information article, "Strong lobbying behind WHO resolution on mass vaccination."


One expert in a WHO H1N1 advisory group, Dr. Albert Osterhaus, has been subject to a Dutch government investigation. The government convened a crisis meeting after an article in Science magazine indicated that Osterhaus has financial interests in several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Osterhaus, known as "Dr. Flu," is the head of the department of virology at the Erasmus MC, University of Rotterdam. According to aEuropean Commission Research website, Osterhaus is co-founder of two biotech companies and promotes vaccines as solutions for pandemics.


Another expert who advises WHO on vaccines, Dr. Frederick Hayden, is described as a flu-research coordinator from the Wellcome Trust in London.


However,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Hayden also serves as a "paid adviser" f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Roche, RW Johnson, SmithKline Beecham and Glaxo Wellcome.


WHO expert Dr. Arnold Monto is also purportedly a paid consultant for MedImmune (a company that produces nasal flu vaccine), Glaxo Wellcome and ViroPharma. However, WHO's Strategize Advisory Group of Experts, or SAGE, never divulged those ties,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The newspaper also states that numerous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maintain an active presence during WHO advisory group meetings, with representatives listed as "observers."


Professor Tom Jefferson, epidemiologist at the Cochrane Center in Rome, told Information he believes the researchers' dual roles are problematic, and he noted the WHO's emphasis on drugs rather than proper hygiene habits.


"The WHO's latest recommendation on the control of pandemic influenza has frequent washing of hands mentioned twice," he said. "Vaccines and antivirals are, however, mentioned 24 and 18 times. Why would an international public health agency focus on much more expensive interventions, such as vaccines and medication, when it is not proven that they work?"


Jefferson said washing ones hands is the only proven method of flu prevention.


Wolf Dieter Ludwig, head of drug commission of the German Medical Association, told Der Spiegel he has no doubt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have been seeking to capitalize off what he called a "non-existent threat."



WHO spokesman Gregory Hartl told Information it's natural to allow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to participate in WHO meetings.


"Everybody has something to contribute in this process – industry, NGO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professional players – so we can gather all information," he said. "They cannot vote. They have no influence on the outcome, and they can only speak when they are asked. We make vaccine recommendations, so we need knowledge about what is required to produce a vaccine. Only the manufacturers have that knowledge."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WHO does not publicize information about advisers' financial ties to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All staff must sign the declaration of conflicts of interest, so we are clear about their background," Hartl said. "But again, Frederick Hayden is the best influenza virologist in the world, so if you want to know how influenza behaves, you ask Fred Hayden."


Asked why WHO doesn't publish the advisers' financial ties to drug companies, he replied, "I'm not sure why we didn't publish it. I can't answer that. … It is possible that we will look at a code of disclosure of financial information, but I cannot promise anything."


He continued, "WHO has a system that guarantees independence. … We do not let anything or anyone influence us."


Louise Volle, journalist at the Danish daily and co-author of the report, told Russia Today, "The biggest problem seems to be that we don't know enough. There's not enough transparency on financial disclosure on the expert groups used by WHO. ... Scientists who appear to be independent are also hired consultants working for the same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who produce the vaccines. This is clearly an issue that needs to be taken care of."


Volle said she does not expect that the WHO will publish the financial disclosures on its experts unless public pressure is put on the organization.


Asked whether any solid investigations are being conducted to explore the allegations, she replied, "Not currently. I don't think so. ... [I]t has to be public what is going on in these meetings and what is going on in these expert groups. Who are the people working for WHO? And who else are they working for?"


According to Voice of America, Keiji Fakuda, WHO director general on pandemic influenza, refuted claims that WHO is in collusion with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He also noted that 150 million doses of H1N1 vaccine have been distributed in 40 countries.


Meanwhile, WHO reports the global H1N1 death toll at 8,768 as of Dec. 4.


According to estimates from 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tween 2,500 and 6,100 Americans died from swine flu between April and Oct. 17 this year.


However, the CDC also reports that during a typical U.S. winter, normal seasonal flu strains result in an average of 200,000 hospitalizations and 36,000 American deaths roughly 10 times the current swine-flu death rate.


Leading epiemiologists are now predicting the pandemic may rank as the mildest on record.


Note: Concerned individuals may contac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hmad Fawzi, director of the news and media division; Kiyo Akasaka, undersecretary-general for public information; and Ban Ki-mooncan be contacted via e-mail.


If you're a member of the media and would like to interview Chelsea Schilling, e-mail press@wnd.com.












Related offers:


"How To Overcome The Most Frightening Issues You Will Face This Century"


'SCARY MEDICINE: Exposing the dark side of vaccines'


"What Your Doctor Doesn't Know About Nutritional Medicine May Be Killing You"


"Vaccines: The Risks, The Benefits, The Choices"


評論:


無恥。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28/17/1vugr.html

國內出現首例疑似接種子宮頸癌疫苗造成精神官能症,患者是台中縣一名39歲的女業務員,她向衛生局申訴,施打疫苗之後出現憂鬱情形,甚至失控吞藥,衛生局向衛生署提出預防接種傷害救濟,案件如果成立,最高救濟金是200萬。
子宮頸癌疫苗在3年前核准在台上市,現在台灣出現首例患者申訴接種之後產生精神官能症的案例,台中縣衛生局向衛生署提出預防接種傷害救濟,台中縣疾管科長蔡文哲表示,「這類的疫苗這是頭一件,她指出精神方面的情形,大概提到個人情緒憂鬱的狀況。」
子宮頸癌疫苗必須自費1萬2千元,分為三劑施打,這名患者是一名39歲女業務員,原定8月6日、9月6日和明年2月6日三次施打,打第一劑之後出現心悸,她以為是工作壓力大,第二劑出現手發抖、呼吸困難,18日吞下大量藥物昏迷,警方破門才獲救,她怎麼敢再打第三劑?
而患者失控的情形,和子宮頸癌疫苗有沒有直接關聯?要從醫學找證據,蔡文哲表示,「有回去找她原來注射的醫師,還有引述一篇國外相關的報導,可能有這個狀況。」
患者的病例和調查表,送疾管局預防接重傷害諮詢小組審議後,評斷患者症狀是否由疫苗所引起,如果案件成立,最高可獲得200萬傷害救濟。


評論


各位有打疫苗的人,如果有任何的不適,記得要去申請傷害救濟。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28/78/1vu8e.html

〔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一名高二女學生24日打完新流感疫苗後,出現左側手腳無力情況,住進台中澄清醫院觀察,院方進行包括電腦斷層、核磁共振等診斷均未發現異狀,但女學生截至昨日仍是肢體無力,家長懷疑與疫苗有關;台中市衛生局指出,包括該局及疾管局均曾派員前往瞭解,因初步診斷均正常,是否與疫苗有關還有待鑑定。
有讀者向本報投書指出,一名高二學生在24日接種完新流感疫苗後,身體左側開始麻痺,在澄清醫院中港院區治療,學生家長昨日指出,女兒本來好好的,施打疫苗後整個左側無力,截至昨日左手、左腳還是不能施力,走路要拖行,連翻身都很困難,懷疑與疫苗有關。澄清醫院神經內科醫師陳崇文指出,替女學生進行包括電腦斷層、核磁共振、肌電圖及周邊神經及肌腱反射等檢查,結果均正常。
家長指出,雖然檢查一切都正常,但女兒卻又確實左側無力,連用力掐左腿也說沒有感覺,但詢問各單位,眾人只會說再觀察,感嘆配合政府施打疫苗政策,出事後家長只能乾等,痛批政府讓學生當白老鼠。
是否與疫苗有關 待鑑定
衛生局疾管課長謝佳玲指出,經通報疾管局,也有派防疫醫師前來瞭解,但因檢查結果目前都正常,是否跟疫苗有關還有待審議委員會評估。謝佳玲指出,台中市另有一名國中生也在施打疫苗後因還有頭昏情況住院,但這名個案也是包括腦波等相關檢查均正常。
疾管局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中心指揮官王任賢指出,因為個案是在施打疫苗後發生不適,從時間點來認定,只能說不排除是施打疫苗後的不良反應,但不等於說與疫苗有關,須經嚴謹認定後才能確定是否跟疫苗有關。
王任賢也再次強調,疫苗均有國家把關,基於防疫,呼籲民眾還是要接受施打疫苗。


評論


之前的感嘆還沒完,就又發生了令人唏噓的事。家長不用期待我們的政府會有什麼很好的答覆,反正絕對是與疫苗無關,是那位學生體質的問題、暈針啦等等。您看英明的這句『疾管局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中心指揮官王任賢指出,因為個案是在施打疫苗後發生不適,從時間點來認定,只能說不排除是施打疫苗後的不良反應,但不等於說與疫苗有關,須經嚴謹認定後才能確定是否跟疫苗有關。
王任賢也再次強調,疫苗均有國家把關,基於防疫,呼籲民眾還是要接受施打疫苗
。』不是很清楚嗎?果然官字二個口,黑的可變白。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126/69/1vqy2.html
到底問題出在哪?華視新聞持續為您追蹤,當初發燒的李小弟,被媽媽帶到診所看病,醫生也做了新流感快篩,呈現陰性,所以只開了退燒藥,沒想到後來李小弟卻惡化成細菌性腦膜炎,學校也說打疫苗當天有確認過,李小弟沒有發燒或感冒,本來好好的,怎麼會就這樣死了?
來到當初李小弟第一時間被媽媽帶來看病的診所,醫生說那時候李小弟有上呼吸道感染的情況,發高燒喉嚨痛,但是意識都很清楚,因為快篩是陰性,所以醫生也當成一般感冒來處理。沒想到只隔了一天,李小弟就惡化成腦膜炎死亡,再來到李小弟就讀的學校,校長表示學校在施打疫苗前,也先調查過個人疾病史,李小弟一切正常,的確是等到打完疫苗後,才開始出現身體不適的情況,不過衛生局還是強調,擔心新流感會出問題的家長先不用恐慌,因為施打新流感疫苗後的副作用並不會引發腦膜炎,所以李小弟的情況,現在只能說是特殊案例,需要再仔細查證才會知道兩者有沒有相關性。


引用: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299432&type=%E5%8D%B3%E6%99%82%E6%96%B0%E8%81%9E
〔記者王昶閔/台北報導〕高雄縣那瑪夏鄉一名九歲國小男童,上週四打完新流感疫苗,卻在三天後出現發燒、倦怠、無力、噁心等不適症狀,病情急速惡化,六天後不治身亡,但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傍晚緊急聲明,該男童是鏈球菌感染引發休克與多重器官衰竭,初步研判死因與疫苗無關。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表示,該名不幸身亡的男童,最後被診斷為「中毒性休克症候群」,是指人體遭細菌感染後,因細菌毒素引發休克。男童注射疫苗到發病有相隔四天,初步研判與疫苗接種無關,也不太可能是疫苗遭污染,但為求審慎起見,近日將召集國內專家開會,針對此個案進行討論,釐清因果關係。
  周志浩表示,該名男童在十九日上午在學校接種新流感疫苗,二十三日出現發燒三十九度多,同時也有倦怠、無力、噁心等症狀,到衛生所就醫後,症狀始終沒有好轉。
 不料,二十五日上午,男童病情惡化,上午出現嚴重腹痛、發燒、腳抽筋,被送到高雄某醫院急診,醫師懷疑是腹膜炎,下午緊急轉診至高雄長庚,此時病童已經四肢冰冷、明顯缺氧,進一步檢查後發現,肝腎功能異常,證實已多重器官衰竭,緊急送至加護病房搶救,仍在晚間十點三十分就不治身亡。
 外界質疑是否為新流感疫苗遭到污染?周志浩表示,這樣的可能性非常低,且與男童一起接種的同校同學,也尚未有類似症狀通報給疾管局。


評論


我原本以為出現了死亡例子,政府會對疫苗是否安全,來做把關,但是我們的政府郤是藥廠的代言人。實在令人痛心,既使往後有更多的副作用或死亡,但我可以預知政府絕對會說的一句話,就是『與疫苗無關』。看紫色標記的句子,不就是如此嗎?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 楊秋蘋/彰化報導】2008.04.25


三合一疫苗接種再傳意外?彰化縣鹿港鎮一名四個月大男嬰,廿二日上午到鹿港衛生所接種三合一疫苗,返家後發燒,隔天痙攣、臉色發紫、陷入昏迷;家人緊急送至彰化秀傳醫院加護病房,生命垂危,疾病管制局廿四日已南下診察鑑定病因。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男嬰陷入深度昏迷,情況並不樂觀,目前已由防疫醫師進一步研判與疫苗有無因果關係。他說,由於男嬰之前已接種過第一劑,當時正常,因此醫師初步研判,可能是中樞神經感染、心律不整或猝死症造成,衛生局也同步請男嬰家人依規定申請預防接種受害救濟,交由專家審議,以釐清因果關係。


     鹿港衛生所主任陳來寬表示,此名男嬰二個月大時,曾接種第一劑白喉、百日咳、破傷風疫苗,並無任何異狀,四月廿二日再度前來衛生所補種第二劑,當晚卻出現發燒至卅七點七度,服退燒藥後順利退燒。


     陳來寬表示,男嬰廿三日一大早仍如常吃完一大瓶牛奶,中午十二時四十分,卻突然發生痙攣、臉色發紫、昏迷等現象,家人緊急送至彰濱秀傳醫院,經急救後再轉送秀傳醫院,目前男嬰人在加護病房搶救中,尚未脫離險境。


     衛生局昨天立即通報疾病管制局第三分局,下午派防疫醫師、榮總小兒科醫師,趕往秀傳醫院診察鑑定原因。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43068-1.asp
隨著H1N1甲型流感全球蔓延,美國緊急採取了注射流感疫苗措施。但由於缺乏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引起了民眾對流感疫苗安全性的爭議和擔心。
據新紀元週刊報導,入秋以來,H1N1流感病毒再度活躍。各個國家都採取了注射防疫流感疫苗的緊急措施。10月中旬,紐約的部分醫護人員請求華盛頓DC聯邦法官命令聯邦政府,在沒有足夠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的情況下,停止發放流感疫苗。
根據美國藥品食品管理局的認定,流感疫苗的安全性測試只有1-3個星期,參加測試的人數只有幾百名兒童和成年人。美國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建議兒童同時接受H1N1流感疫苗和季節性流感疫苗的接種,但幾乎沒有時間測試兒童同時接受兩個或四個劑量不同種類疫苗的安全性。因此很多家長甚至醫生對於甲型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存在一定的擔心。
神經外科醫生佈雷洛克博士說,根據美國健康研究中心的資料,H1N1疫苗對於75%的六個月到三歲的新生兒是無效的,對於64%的3-9歲的兒童也是無效的。在米勒所著的疫苗安全性手冊中也有寫到,一旦嬰幼兒接種流感疫苗,死於流感的機率會增加7倍,因為疫苗中所含的汞防腐劑會抑制免疫系統。此外,醫生們同時建議對雞蛋嚴重過敏或對疫苗中任何成分過敏的人不要注射疫苗。
研究表明,多數滅活的H1N1疫苗注射劑中會加入乙汞硫代水楊酸鈉,而不含汞制劑的單劑量流感疫苗只有限量的供應。乙汞硫代水楊酸鈉是一種含汞的消毒劑,多劑量去活季節流感疫苗中含有這種消毒劑。這種消毒劑可能與腦損傷及免疫系統紊亂,包括自閉症相關聯。
另外,疫苗中可能含有的輔助劑如鯊烯、鋁制劑等,也可能造成一定的副作用。
據悉,美國聯邦政府此次用於注射的疫苗都是不含輔助劑的。而含輔助劑的2009 H1N1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還在研究當中。而美國健康與公共服務部正在建立一項對H1N1疫苗傷害的補償計劃。對於接受H1N1疫苗而導致嚴重傷害甚至死亡的個人,有可能得到補償。補償包括醫院費,工資補償和死亡補償。
早在一九八八年,美國政府便建立了國家疫苗傷害補償計劃。補償計劃由健康公共服務部、美國聯邦法院和司法部共同管理。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