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中醫醫案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03 Tue 2009 08:30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藤枝森林遊樂區的山嵐


由於飲食的改變,糖尿病的患者逐漸的年輕化,因此,相關的西藥也大發利市,然真的是控制血糖就能防止腎的衰竭和失明嗎?在我的臨床上感覺很像不是如此。而且美國的研究也證實了,越嚴格的控制血糖,越容易心臟病而死亡,為什麼呢?您若問西醫,他也不知道為麼,那就容我發表個淺見吧!以人體來說,心肝腎是代謝非常旺盛的器官,因為它們要做很多事,因為要做很多事,那就必需要有足夠的營養和氧氣,若有一天人體因某些因素導致這些器官得不到足夠的營養和氧氣,那麼讀者您覺得會怎麼來做呢?相信把血液變成高營養,應是其中一個答案,因此血糖就升高了,而升高的血糖就可以救這些器官,若您降了血糖,那不就是害了它們嗎?所以心肝腎缺營養就造成了心臟病、腎衰竭、失明,不就理所當然了。中醫的肝開竅於目,肝受傷,目視也受傷了,此外目視要靠血來養,所以中醫有久視傷血的說法。若您不信,可以去看那些因糖尿病而失明洗腎的病人難道沒有服用降血糖藥嗎?所以這就是一個矛盾。


臨床上,我有一個患者,既使吃的很少,血糖還是很高,飯前380多,還沒有打胰島素,只有吃口服藥,服了中藥,已數個月,血糖飯前雖然降了,但還是維持在340多,雙足脛內側有些水腫,但蹠部沒有,她很擔心會洗腎,不過在我看來她是氣虛,因為她的房貸讓她沒得休息,一星期休半天,這就是她的病因,這病因不去,血糖是不會降的,如果讓她馬上降到100以下,我可確定她一定會死於心臟病,原因無它,就像狗急跳牆一樣,當人體遇到緊急狀況時,會伴隨的腎上腺素的增加,血糖也會飇高,如果血糖不飇高,那麼心臟或肌肉就無足夠的糖來維持動力,所以心臟病就會發生。還有一例糖尿病只七八月的男性,初診血糖,飯前170,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已到130-140之間,他主要見證是腎虛,所以用補腎的方法,就可以看到血糖降下的結果,所謂辨證論治就是如此。上星期,我請他一個星期量一次血糖就好了,不過他說感覺怪怪的,還是每天量,不像上面的女性患者,一個月去西醫那裡拿藥時才驗一次血糖,所以就會少了精神的壓力,也少了血液的流失(一滴血積少也成多呢?)。最有意思的是臨床上碰到兩個病例,服西藥血糖都控制的很好110以下,已有數年,看診時我告訴他們,您可以把血糖藥停看看,反正每天都會驗,他們就照我的話做,結果一星期過後,血糖還是110以下,所以他們就不再吃血糖藥了,既使過了一個月,血糖還是一樣,從這裡,不就可以看出,只要病因不見了,血糖在身體可恢復的條件下,是會正常的,或許他們在某天血糖早就正常了。相反的,還有一例,糖尿二年,自述,服血糖藥,反而越來越高,越吃越重,他很怕會很快就要打胰島素,所以來尋求中醫的治療。不過他對中醫的要求可能有點過高,西藥吃兩年,血糖高沒有抱怨,中藥吃一星期,就不見人影了,至少也給中醫三次機會,像這樣簡直是在買樂透,要治癒,就像中樂透,很難。


若以醫生的觀點來看,若病情有進步則需要堅心,老實說,當病人堅心的看病,若病治不好,那麼醫生會有很大的壓力,心中會慚愧於醫術的不足,就會絞盡腦汁,窮經皓首,所以醫生之難難在於一顆救人心的束縛,因此有一顆救人心的醫生需任重道遠,所以假日只不過是生活中的一段小憩吧了,一生幾乎埋於書堆!因此,總希望病患看病三次無效,另請高明,除了不耽誤病人病情外,還有一點就不會有那麼大的壓力承擔。這也是醫生苦行的暫歇之法。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4月初,接連接到2個肝癌患者求診,這些患者的病因,大都來自於飲食,其中一個喜喝酒及吃花生,另一個患者,只有喜歡吃花生,因為大便不出腹痛進而去義大求診,發現肝臟似乎有異常,結果被西醫做切片,切片完後,趴著用物加壓止血4小時,起來後身體狀況極差,結果義大也不確定是否為肝癌,要求再做一次,患者可以說氣死了,轉診高醫,先向醫師說不切片,但西醫只有切片才能診斷,不過高醫有一種新型技術,傷口小,不需要趴著壓迫止血,患者同意,切片後也不是很確定是否肝癌,而且醫生也覺得淋巴有問題,故建議做栓塞和化療,剛好患者親屬有在美國,資訊較豐富,極力反對栓塞,因而從其同事的同事的婆婆處得知我,這個婆婆就是我說的那位淋巴癌患者,服中藥覺得很好,檢驗指數正常(我附於下),表中可以看出,以西醫而言肝腎功能很好,很難想像患者曾做化療一個療程,患者服了快四個月的水藥,誰說中藥傷肝呢?患者第二療程的化療是因為肝功能異常和白血球低於3000不能做而來求助中醫,二星期中藥就把這搞定了,所以患者做第二療程化療,結果身體狀況非常差,再看化療後因服中藥血球及其它指數越好,進而商確醫生只要追踪而不化療)


其實追查所有內臟癌症之因,都源於臟器的缺血,所以任何使臟器缺血的原因,都是致癌因子,只不過各臟器缺血的耐受度不同,所造成不同的癌症吧了!舉例來說,肝和腎是身體血液需求最多之處,所以長期的止痛藥當然就會造成肝腎因血的不夠而萎縮,萎縮後,再進一步就硬化了,細胞有時要自救就會癌變,而這些癌變的細胞(小偷)是處於血液循環處差之地,所以白血球不容易偵測,而等癌細胞壯大(叛軍)後,就會開始膽大包天開始掠奪,也就是分泌血管新生因子,暗渡陳倉,等白血球發覺時,就不易處理了。


當然還有細胞的過度勞累也是致癌因素之一,像有些人自覺自己肝腎很好,每天都拿人造的維它命來鍛鍊肝腎,久而久之,離肝硬化肝癌腎衰竭腎臟癌也不遠了。還有人自覺胃很強胰臟很強,用咖啡、精製糖來鍛鍊,所以久而久之也就胰臟癌胃癌了。


由以上,如何預防和治療內臟的癌已經很清楚。而對於上述的患者,我只要求禁止酒、花生(炒過乾燥過的不能吃,生的可吃蒸來吃)、及止痛藥,當然還有加工過度及人造的東西,以及要十一點前睡著,讓白天分散在外的血液能歸五臟六腑來柔養他們。。


酒,乾燥過的花生、止痛劑為什麼會傷肝呢?因為酒、花生、止痛劑,這些都會造成肝臟血流變少,而且還加重肝的負荷(酒精,黃麴毒素或花生四稀酸,化學物),就好像你老板,把你的薪水減半,把你的工時加倍,你說會不會反叛呢?


下面是淋巴癌患者的檢驗報告:(基於保護病人隱私,姓名、生日、病歷號已涂去)若看不清,可看部落格相薄內。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中植物為銀杏,又稱公孫樹,因為阿公種了,到孫子才能結果。它從很久就存在地球了,所以是很有名的活化石。


 


現今的社會中有太多人為偏頭痛所苦,因為要避免影響工作和生活,所以長期以止痛藥為生,也因為如此,所以肝及腎臟的損傷也就伴隨而來,長期下來,就造成現在的台灣變成肝癌和洗腎之島。


有感於此,希望大家能脫離止痛劑的毒害。因此我根據臨床經驗,找出了一個有效的科中處方(長期的頭痛患者,不是感冒所引起的頭痛),希望對患者或同道在開藥上有所幫助。


案例一,女性,大陸配偶,頭痛已有二年,服藥一個月後,恍然若失,因過年要回鄉,所以請我開二星期藥做為預防,因為怕再發作,至今未見其回診。


案例二,女性,頭痛已有數個月,服藥第二天,自述已痊癒,二診來拿藥,說要保養用,未再回診。


案例三,女性,98.2.26日回診(第二診),頭痛已有十年以上,服藥一星期,自述發作次數減少。


以上是最近的病例,當然也有較前的病例,但忘了,因為患者好了,沒有再回診。


處方是科學中藥,劑量如下:


當歸四逆湯8克,川芎0.5克,川烏0.5克,柴胡1克,葛根1克,桂枝1克,玉竹1克,生地黃1克。


一天份量總計14克,分成早中晚三次服用。


方義:


當歸四逆湯書籍上主要針對血虛肝寒的患者,但臨床上,只要患者冬天手足厥冷,夏天不會,就屬此方適應症,因此比如凍瘡,正常狀況下不會,但在寒冷的狀況下會產生。所以就可以用,登山客要預防凍傷,此方正是最佳選擇。一般人冬天易手足冷,在秋天就可以開始吃,絕對對您有幫助。另外,此湯與四逆湯的區別,四逆湯是一年四季都手足逆冷,病因是心陽虛,因此若您是一年四季都手腳冰冷,就適合此方,可惜的是科中的四逆湯是用炮附子而不是生附子,所以效果上就差非常多。


川芎是一味讓血管很有彈性的藥,本草說其為血中氣藥,意思是說,川芎可以讓脈外的陽氣變強,所以血管外壁就溫了起來,變得很有彈性,像橡皮管,既使在血壓很高,或血管塞住了的情況下,要讓腦血管破很難。不像西藥的Aspirin,會讓血管壁變脆,像玻璃管,很容易破裂,所以在血壓高或甚至不怎麼高,或血管塞住了的情況下,腦血管就很容易破。不信您看長期服用此藥的患者皮膚,一碰就出血了,有很多瘀斑,更由此可推,若您的腦不小心碰了一下你說能不中風嗎?所以川芎是一味預防中風的好藥。


川烏是一味驅風寒濕的妙藥,何謂風,您看風都是在上面吹,而人體的上面就是頭,因此,川烏在治頭痛如神,寒呢?人體血液流動最旺盛的地方最熱,寒就是人體血液的循環很差,所以才會冷,你看內臟不是比四肢熱嗎?濕呢?當血液流動緩慢的時候,就會出現滲液,我們可以把它當作濕,像扭傷後不就是會腫一包,裡面都是血水,因為血液受阻礙了,而這些血水產生的壓力和癈物,就會引起神經的疼痛。綜合以上,川烏不就可以增強頭部的血液循環,並進而清除人體因循環不好,所產生的疼痛物質。


 


桂枝:雖然當歸四逆湯有桂枝,但長期頭痛與血脈有關,故加重桂枝來通脈。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8.2.12


印象較深刻的是一位肌酐酸9-10的患者,以西醫而言,早該洗腎了,患者飲食生活正常,臉也沒有黑氣,自身很納悶,為什麼會得這種病,她的姊姊都沒有這個問題。我告訴她,你家人沒有而妳有,表示妳在飲食生活習慣上必有異於她們之處,經由抽絲剝繭,發覺病因來自於年輕時吃了過多的健康食品以及還有做了不正確的治療。


Q:健康食品不是吃了會健康?A:只有天然的食物才能讓妳健康。Q:健康食品不都標示天然嗎?A:只有本樣的才叫天然。所以甘蔗糖和白砂是不一樣了,也就是越加工過度,東西就越差,而且喪失了其氣味。所以甘蔗糖還有甘蔗香,白砂有嗎?所以甘蔗糖接近天然。況且加工過度的物質,所殘留的人造毒性物質越多。所以妳在加重肝腎的負擔,為什麼呢?當妳吃了維它命,小便的顏色就告訴妳,妳給肝臟額外的解毒負擔,妳給腎臟額外的分泌負擔,久了它就累了(功能低下)。所以請停掉所有的號稱健康的食品,把錢花在讓妳心情愉快的事上。


不正確的治療:患者去年肌酐酸,只有3,同時有西醫所謂的高血壓140-150,稱為腎性高血壓,西醫說,如果不降壓,腎臟會惡化更快,所以服用降壓劑,結果腎功能沒變好,反而變更差。我告訴她停用降壓藥,為什麼?妳年近50,這範圍的血壓是可接受的,況且這個高血壓是要救妳的腎臟,妳以為腎臟沒事就會分泌Renin嗎?是因為它的灌流量不足,所以才分泌。分泌是為了加強腎的血流量,人體的腎臟同肝臟一樣是高血流量區,當它接受血量少時,人體就會產生機制(如高血糖和高血壓)來救,這也就是為什麼止痛藥特別傷肝腎的關係,因為它抑制了內臟的血流量。所以妳必需停用降壓劑,我有一位患者的弟弟在洗腎,洗了一年,還有尿液及尿意,原因是他雖有高血壓,但郤沒有吃降壓藥。他有看一次,但因服後會水泄,所以嚇到不敢再做治療,其實這是瞑眩反應,因為藥劑中沒有攻下藥,但郤有溫陽利水藥,所以這是瞑眩反應,身體在排寒濕。但病患郤不知而懼,難怪吉益東洞會感慨說:世人畏瞑眩如蛇虎,保疾病若赤子。果深有同感。尚書說:藥不瞑眩,厥疾不瘳。若藥吃了沒反應,那就白服了。


98.2.13


女性淋巴癌患者,原胸部兩側有二個淋巴瘤,經過長庚西醫第一次化療療程後消失,但郤在胸部二顆中間的任脈處又長了一顆,西醫要做第二次化療療程,但因肝功能異常不能做,所以來求診,請恢復肝功能,服水藥七日後肝功能正常,但白血球不足3000,所以再求診,一樣服藥一星期後後血球達到3000以上,預備做化療,在服藥期間,體力很好,可以下田從事粗重農事工作,猶若常人,但做完化療後,會喘無力,甚至只走一小段路就非常難受,承受很大的副作用,其夫,問我說:不要化療吃中藥可以治愈嗎?因為台灣醫病關係並不好,所以我只能說您自己決定,當然持續服水藥,下次回診西醫,令西醫很訝異,因為化療後白血球為5900,血小板數正常,就問患者做何處置,因為以前絕對沒有這種情形發生,她們回答吃中藥…所以我說這種回答會越來越多。再次回診中醫說這件事,我說因為化療的毒性持續存在,所以血球會再降,今日回診,拿了檢驗單,各項數值除了紅血球330萬較少外,其它肝腎功能等皆正常(檢驗的好處對中醫而言是證明中醫的療效,對西醫而言,是想發現什麼新大陸),白血球數4400,她們說以前沒有做化療的期間,也沒有這麼高,只有3000多一點。至於紅血球較少,我告訴她們是因為化療對骨髓的傷害所造成的,當然她的手足指未端麻木,也是化療造成的(這是西醫自己說的),而這部位,既使吃了將近一個月的水藥,還是無進展,不禁感概西毒之害勝於外傷。


今日回診患者懼於化療的毒性副作用,因為做完一次就如同癈人,遠不及現在,能吃喝拉睡,也能下田從事農事,所以選擇回診追踪腫瘤,不做了,繼續服用中藥(假以時日一定會康復,癌末患者轉移的腦瘤消失了,更別說這個了)。


98.2.19


上次腎衰竭的患者,今日回診,肌酐酸降至8.6,血色素亦接近8.+比之前低,所以這次回診,補精血之藥加重。自述回診西醫,西醫說有控制住,但勸她不要橕了,怎麼會有這種醫生,恨不得病患快洗腎,真爛。應該學學有些醫生,病患狀況變好,會說:雖然我不知妳做了什麼,但請繼續,因為妳一直在好轉中。


98.2.23


今日雙手足氣腫的患者回診(第二診),服了一星期的水藥氣腫已漸消,只剩下一點,看樣子快好了。說真的,這種病的病機與ALS類似,所以給的處方也類似,服藥後都有雙手足的熱感,很有意思的反應。更有意思的是,患者對氣的流動很敏銳,可以說明熱的流動情形,若你懂經絡就很清楚是那條經,進而可以知道,處方是走那一經。


患者被此病困擾了二三年,看了一些溫病的中醫,郤一直沒有進展,進而轉尋經方家。一看診就問你會不會開附子,很有意思,在此說明,並不是溫病不好,而是溫病自詡本於傷寒而跳脫出傷寒,所以溫病家應該立根於傷寒,而非某些溫病家連傷寒的本都丟失了,麻桂不開,只會開荊防桑菊,怕其亡陽,曹穎甫的書中曾言,他開這麼多的麻桂,從無碰到亡陽。既然這些溫病家麻桂都怕了,所以更何論吳萸、細辛,又更遑論烏頭附子硫黃巴豆大黃呢?驍勇善戰的猛將,郤被視為洪水猛獸,真是不識千里馬之愚啊!所以有名老中醫就曾言,溫病治不了大病,也難怪兒科名老中醫徐小圃,因其小兒之病,自治無效,幾近於絕,因家人之勸而請祝味菊,而反起沉疴,自愧於所學,而欲以祝附子為師,從而轉溫病而歸傷寒。這是返本還原。此真有自知之明,非棄傷寒而無根的溫病家所能比,而以此棄傷寒而本溫病之醫家,能不醒呼?試問您行醫數年甚或數十年,開過真的四逆湯嗎?還是您在行醫之年未遇四逆之人呢?


98.3.15


慢性腎衰竭患者,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回診,狀況不明。


雙手氣腫的患者,已好了,但氣通後留下妊娠紋,皮下有一顆的膠狀物,因其經期疼痛,故她想先處理這個,膠狀物以後再看了。


女性淋巴癌患者,白血球已到5400,檢驗數據正常,除與紅血球相關的數值異常外,由患者觀察,只要有做過化療的,臉色都幾乎相同,可見化療對造紅血球的骨髓似乎是一大傷害,應是造成了類似地中海貧血的結果。檢驗單有影印,改天把它附上。


女生乳癌患者,從97.7至今治療已逾半年,氣色都不錯(只有做過切片,從切片至今看過一些中醫,沒有化療),但經期從去年11至今,尚未來,所以導致翻花的傷口外層還繼續潰爛,堆積的奶水往腋下進,所以腋下淋巴也比以前腫大,但好的是傷口是往外出,而非往內陷,睡眠只要傷口不痛,就可以睡通宵,能吃能喝,今日加用生硫黃來熱三焦,但整個重點是想辦法讓月經來,這才是讓乳癌痊愈之法。


 98.3.18


肺癌第三期患者(以前有大腸癌術後,化療?未問),自從上個月從高醫抽積水後(是我的錯,因為診所還沒有十棗湯的藥材,所以只有以葶藶大棗瀉肺湯來治,果然力道不足,因而積水住院,待出院後,予患者備一次十棗湯,告訴何時當用,至今尚未用到),服中藥至今在其回診x光片上,積水未見增加,氣色(臉上黑氣退)胃口都不錯,體重還增加,睡眠會因為尿急而醒,但醒能入睡,而且在3-5點,只要不尿急都可以睡著,手足微溫額涼,病在向愈。患者從上次出院後回診,有與西醫師商量,可否只回診追踪,其主治醫師也答應,這算不錯的。


98.3.31


癌末的病患今日回診,主要的不適還是因為放療之處的骨處的疼痛不堪,所以今日回診高醫拿取嗎啡貼片,雖然我開的藥粉有強力的去寒定痛藥-川烏,劑量開到1.5克,今日加至2克,而且紿予的水藥,也有其它補心陽和腎陽的附子,但還是只能緩解一個小時,畢竟那是被放療完全破壞,而無法再長回的骨頭,至於其它身體狀況還好,最主要是疼痛,而且那種痛,如果有骨折過的人,大概就能體會了。所以若有病患要做放療,請三思而後行,因為它是完全的破壞,不可回復的,比化療還讓中醫棘手。雖然患者治療至今已屆半年了,而我也覺得她可以活的很久,而疼痛的折磨,只要骨頭長回去就可好了,但被放療完全破壞的骨頭,又怎能長呢?


淋巴癌患者,指數已全部正常,紅血球已到低標的380萬。肝腎指數都非常好,患者連續服中藥已將近四個月,指數是如此之好,誰說中藥會傷肝腎呢?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30歲


初診97.12.9


肝硬化,痔瘡出血,雙足水腫,小便餘瀝,小便色中黃至深黃,口渴,大便有便意,常跑,便軟硬不一,口渴,欲飲溫,手腳冷,眠差,易失眠,納佳,舌紅苔薄黃乾。肝區過小(被壓扁了),脾區過大,腎陽不足,腹水脹至臍上,腹熱,面瘦顏陷。右脈弦數濇,左脈弦數緩。


處方:


水藥:


甘遂2、車前5>逐水利尿。


澤瀉2>消水,止腎虛之渴。


炮附子3>補腎陽。


茯苓2、白朮2>健脾。


側柏葉2、阿膠2>止血,補血。 3帖,9碗煮三碗,早晚飯前服一碗。


科中:


茵蔯蒿湯4、真武湯9>去陰黃。


肉桂1>點命門火。七天份,三餐飯後服。


初診時患者自述,已在西醫服利尿劑,但無效。而且看他的面色,是那種黯黃,肚子腫到使皮帶滑至股溝,雙膝水腫至膝。由症來看,症屬危象,故採用急則治其標,趁病人有體力時,速攻,方採用傅青主的決流湯,這在名老中醫之路有二位老中醫(其中一位是余無言)盛讚其去腹水之功。而在治泛濫之水時,還需要健脾(把堤防築好),補腎陽(宣瀉至海)。紿藥四天,囑其服後回診。結果,4天過去人沒有回診,心中納悶。


97.12.22


患者回診,自述剛從醫院住院回來,身上水腫已無,腹水已無。問其原因,自述,服藥後二便快利,腳及腹水漸消至正常,但奇怪的是右足踝部還是腫,其母叫他去西醫診查,結果是蜂窩性組織炎,所以住院一星期而無回診,今日回診再看肝硬化。但患者服藥二次至98.1.5後,於98.1.22日可能因早上我沒診而就診於另一溫病醫師。


心得:


1.患者自述只要11點沒睡著,則必需至3點後才能入睡,若11點前入睡則1點必醒,讀者知道為什麼嗎?因為肝家陰實。


2.有時候對於病人,總是想先用科中,若不行則開水藥,因為想幫病人省錢,但科中有診所的成本考量,故有限定克數,因此感覺有點綁手綁腳的感覺。若開水藥,則又怕病人心想是不是醫生想坑他。所以醫師難為。不過有些患者,反而告訴我,不要受限於克數,他可以自費多的克數,害得想幫病人省錢,而想用有限的克數,來創造最佳效益而深思的我有點不好意思。


3.有肝炎病毒帶原並不一定會得肝癌。但只要你有酗酒的惡習,你一定會,只是早晚而已。這個是我一直在教育病人的,因為病人一進入診間,他的眼睛就告訴我真相…眼白黃染帶紅…肝臟受傷,濕熱內積。我的村莊已有多位酒國英雄,英年早逝,而這位患者也是酗酒者,你看這麼年輕就肝硬化。


4.除非癌症患者或重症患者,不然其他的患者服藥順從性不是很好,但很有意思的是,他們郤會要求要速效,但病那麼久了,生活作息也照舊,你說可能嗎?所以我比較喜歡看癌症、重症或是師父介紹來的患者,而且也比較喜歡花較多的心思在他們身上,因為別無選擇的患者(像ALS漸凍人),因為他們會照做,按時服藥,那效果呢?只要藥證相符,一定會看到進步。如我手上一位68歲的女性ALS患者,92年發病,至今,初診時雙手氣腫,不能動,只能說話而且不清,在治療二個月,手上氣腫全退,我自己覺得講話有較清楚(因為我可以聽得出她說什麼)而且可以稍微屈曲雙手指頭,若以西醫來講,這種逆回去的病程是不可能的,主要原因是他們不懂中醫。


5.患者對於西醫總是唯唯諾諾,但對中醫總是近乎苛求,我不知為何是如此呢?既使,在看診之前已提出忠告,但患者還是會先找西醫,最後不行了,再來找中醫。


6.我的堂姊夫(酗酒),當診斷出肝癌時,是末期,西醫宣判只有二三個月(很準的),只看過我二次,我一開始就告訴他只要胃口還在,就不需去擔心,絕對可以活的久,可是家人相信西醫(我堂姊偏於中醫,所以我才能看二次),因為這位西醫是堂姊夫的同學,他相信不會害他,當然那種無效(當賽得要漲至一顆500元時,肝臟學會自己說,不能證明有療效)標靶的賽得膠囊(能令服用婦人生出海豹肢的小孩)也吃過,而最後是在白色的監獄,做了栓塞和化療,人盡其用(栓塞健保申報?元,化療申報?元)的如西醫所預言的不超過三個月而死去,據轉述,要走之前早上上大號出血後說要回家於中午病逝(要走前一天,夢到黑白無常說明天中午帶他)。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患者是位女性,是我堂姊的朋友,初診是去年10月28日診療如下:


女,四十六歲


97.10.28 患者於92年在高醫發現子宮頸癌,經西醫手術切除,並進行化療等,後數年原發左側肺癌,手術切除,一樣放療化療,現轉移為骨癌,為癌症末期。症狀:喘息,短氣,泛酸,嘈雜,納呆,頭暈,項緊,骨痛,大便秘結(因服止痛藥),面色青黃,欲吐,腹脹,眠差,無法入睡,手足冰冷,額熱,舌青黯苔白蒼厚,唇乾不渴,經期已無。左脈沉細附骨,右脈沉弦。


病因:子宮頸癌原本是因心火不能下達小腸,而導致小腸火不足,不能完全溫化該區之有形奶水成月經,積久而成,西醫不懂,反將子宮切除,奶水無出路,屯積於肺,又因化療傷心,心無力化奶水成血,奶水久積成肺癌,成肺癌後,西醫又再變本加厲化療,使心受傷,奶水(陰)逆流乘心腎之道降入腎,但腎主水勝心火或是病發於腎主令,腎旺不受邪,腎通於督,故入督脈,而生於骨髓,故導致骨癌或腦癌,其病之本皆在心。


治則:健脾、解毒、強心。病人正虛,補七攻三。


水藥處方:


柴胡3、鬱金5、黃芩2、龍膽草2 >清肝解毒,調暢樞機。


xxx2、黃連2、阿膠4(烊化)>強心安眠。


川芎1、當歸2>養血。


白朮2、茯苓2、乾薑2、紅棗2>健脾。


炮附子3、澤瀉5>補腎陽。


牡蠣5(先煎)、龍骨5(先煎)>攻堅潛陽。


炙甘草2>緩急止痛。


九碗煮三碗,需煮一小時半,早晚飯後服一碗。


科中處方:理中湯6、吳茱萸1.5、當歸1.5、生薑1、半夏2、茯神1、炙甘草1。


97.12.22 前方服至今日,在第一劑後泛酸嘈已無,短氣,喘息減。現雙手脈已變弦數,眩暈,患者骨節痛劇(採甘草附子湯意),需服止痛藥或嗎啡及安眠藥,故趁冬天腎主令時,加強腎陽,炮附子用至6錢,炙甘草用至4錢,並加鹿角霜3錢,川芎加至2,當歸加至4,苓3、朮3,以待反應。


 97.12.29 疼痛減輕可以不用嗎啡,但眩暈甚(可能是瞑眩反應),欲吐,手掌較溫,自覺水藥變甜,而飲食反而變苦。原方水藥續服。


科中改成苓桂朮甘湯10克、生薑2克、半夏2克。


98.1.5 上方水藥至三劑,出現胸部繃緊,四肢無力,不能動的附子毒性作用,差一點要叫救護車,但二小時後,藥效退身回,患者懼,故未服,今診囑其稀釋成五碗早晚服一碗。眩暈略減,不吐,口渴。並囑其水藥若再有上述反應時,可喝蜂蜜水來解毒。


科中改成五苓散14


98.1.11, 眩暈剩一些,服水藥只有唇麻,疼痛減輕至早晚服一顆止痛藥便可,安眠藥只需服半顆。原先3-4點間會醒來,已不會了,可以從10點半睡到4點半或五點醒來,手部只有指頭涼,手掌已溫,額還是熱。左側環跳深層酸至足踝(因為放療破壞骨髓故),左側腰脊筋緊酸。


98.2.3


病人回診,自訴西醫斷層結果,原本腦部的陰影已無(病人很高興…這樣最好,喜是最好的藥),而脊椎的陰影還在(沒關係時間問題),另外,腎功能之前是CR=2.4而這次是1.34是正常,至於肝功能則全是正常,疼痛是沒有了,血色素較低8點多(所以當歸阿膠鹿膠,要重用),肺部X光正常,中醫早就知道了,因為患者3-5點能睡不會醒來,表示肺部已無陰實了。不過西醫所造成的傷害,反而是現在最痛苦之處,也就是放療的位置非常酸(都是西醫惹的禍,今天我才才知病人長短腳,原因是放療後的左腳骨質鬆掉了,所以比右腳還長),回診西醫,西醫除了想切神經止酸外,還想對她做化療,不過患者受了教訓變聰明了,才不會再傻下去了。水藥還是甜的,所以很對證。


今天還有一位患者,回診,她謝謝我,因為她是C肝帶原,肝指數都破百,西醫說她肝指數不可能會正常,結果這次的驗血,全都正常,西醫納悶問她有做什麼處置,她回答說:吃中藥。…以後這種回答會越來越多。


98.2.13


病患自述左腰部之前放療一次的腰處也就是還有陰影的癌轉移處疼痛,以及髂和股部酸疼,因為這些酸疼難以忍受,所以必需要吃嗎啡才能止痛入眠。(這種痛與骨頭斷掉的痛是相同的,因為放療的傷害所造成的),若是沒有放療,就不會有這種後遺症,中醫對於這種西醫所造成非天然的受傷骨折,處理上蠻棘手的,因為那些造骨骨母細胞都被殺了,從無生有,真的很難。就像患者左肺因肺癌而在高醫全部切除一樣,難怪,西醫說會喘是正常的,真不瞭得他們那一群的這種治癌的想法,根據何在。若非病人是癌末,而是年輕的小伙子,若是發現惡性骨癌,偏偏醫生切片時又橫切,那麼依西醫的處置是截肢,美其名為救人,怕癌細胞擴散,這是多棒的美詞,完全掩蓋了責任(橫切)。難道他們不知道為醫者應該以病患的利益為最大優先,若自己能力不足時,應該讓賢,凡對病患有利的都鼓勵去做,而不是絕對主觀的認為不這樣做不行,非常強勢,況且這種治療,已轉移的太多人,死了太多人,有些並非癌而死,而是死於化療。


患者之前因腦部的轉移,而出現視物不清的症狀,隨腫瘤的消失而消失,在高醫看片時,也發現片中的陰影不在,告訴醫生,醫生說不可能,再看一遍,真的沒了,醫生納悶,她和她姊也懶得主動說明,畢竟要回診拿止痛藥及安眠藥,而且說了也不會進醫生的耳裡,因為他們只在自己的象牙塔裡。而我們的思緒近在地球遠在宇宙都是我們的知識,和治療的取法(順天應人)上。


98.3.2


患者今日回診,望診還是貧血的黯黃色,下眼瞼(四白穴)是白色微紅,患處疼痛加劇,必需服用嗎啡,及止痛藥及安眠藥才能入睡,但服科中粉劑,可以止痛約半小時,故科中我加重了川烏和川芎的量,希望能加強袪寒的的作用(一般痛甚都屬於沉寒涸冷,病處非常之深,且其處又虛,位置又在骨空處,病屬奇邪,非營衛所能達處,這種痛難治。就如同患者骨頭空了一處,這種痛,是那種極度的酸痛混合,難以忍受,且不能久行,這就是化療和放療的後遺症)。其次,因為患者加了補精血的藥,血還是虛,故此次水藥,再加重補氣藥,因為要把骨頭空處補起來,就得先把氣血先建立起來,原因是氣血是生精髓的來源。水藥同上診一樣十五天份。


治療插曲:


初診服藥後,喘短氣大減,去爬山竟然也沒有喘及短氣的感覺,以前西醫都說因為妳肺切掉了所以喘及短氣是理所當然的,那這樣來說,不喘和短氣就異常了…好奇怪的邏輯。經方的一劑知,得此驗證。


患者在西醫用放療期間(因為骨頭劇痛,做放療後就沒那麼痛…這應該算我的過失,若能及早使用甘草附子湯義…炮附子三枚,也不用去做),自述要從放療上下來,需要休息3-5分鐘才能下床,因為很喘。而且西醫看她,那種眼神就是沒救的眼神,並且還把她轉進安寧病房,當然,我叫她不要住(因為心理壓力會很大,不是今天看那個人死,明天是那個人死…此句來自跟診時老師所言,而且醫院是各種病毒細菌匯集之處,正常人去醫院都難保不病,更何況妳呢?我村內的一位癌病患,只因為要去檢驗癌症是否較好,因住院,隔病床住著一位咳嗽的患者,就此被感染而失去生命,這種結果並不是癌症造成的),要趕快出來,和家人住,她有聽進去,就出院了。但是需用嗎啡止痛,所以治療上我要讓她疼痛減輕去掉嗎啡,不然最後會中嗎啡毒而死掉,因為我的目標是要她活得長長久久,直至天年,所以一定要把她的痛減輕。


時至今日,治療已快三個月了,病情一直進步,我很高興,做為醫生的我能幫了她,我做到了讓她不用嗎啡,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功於美國的師父,沒有他的開導,又怎會有今日的我呢? 至於經方的水藥費,一星期不到一千元,病人負擔得起,那像化療一次,西醫可以申請1-2萬元,標靶藥物,病人若自費一顆要上百元,所以經方是神佛的醫學。


下次的案例,是一個初診肌酐酸13,西醫已在左手做了洗腎動靜管,中醫說尿毒尚未攻心(師父教的如何判斷),先別急,等一下,還不需洗腎,從去年十月針藥治療至今,而沒有去洗腎的82歲阿伯。連他兒子也覺得不可思議。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冬日又將近了,過敏性鼻炎的患者,又得需要渡過一個惱人的冬天,難道過敏性鼻炎難治嗎?
若是,則傷寒雜病論應該就有治鼽證的條文,但很像沒有,而只有...鼻鳴乾嘔桂枝湯主之的條文,所以這個近代的病名,如果由上文思之,應該是好治的。
再者,翻開內經,在經絡的是動病中,只有足太陽和足陽明經有鼽的症狀,這不就擺明了,治鼽需由這兩條經絡下手,當然我臨床上也是如此,效果如何,當然是很好啊!
既然知道了是這兩條經絡,則傷寒論的主方就出來了,一是桂枝加葛根湯,一是太陽陽明併病的葛根湯。
如果病人是有汗,則主方是桂枝加葛根湯,如果病人是無汗,則是以葛根湯為主方,那要如何區別有汗無汗,用問診我覺的很難確切,所以我會再摸尺膚,尺膚乾燥 的就是無汗,尺膚潤或軟就是有汗,這就是所謂的尺脈合參。到此主力已經講完了,其次是偏將,光有主力而無偏將還是不行的。
偏將的選擇是:
1.蒼朮,陽明經上部的燥濕藥.羌活,太陽經上部經的燥濕藥。
2.辛夷,石菖蒲:這是通竅的藥,鼻塞重時添加的藥。
3.乾薑,陳皮:一般過敏性鼻炎,一般是屬於脾胃虛寒較多,用乾薑可以溫脾胃,用陳皮可以調氣機和補一些氣。適用於鼻涕白的。
4.黃芩,石膏:黃芩是清上焦氣分之熱之藥,石膏則是清陽明經熱之藥。用於黃涕的。
5.細辛,炮附子:用於脈微細屬於心腎陽虛的患者,利用炮附子補腎陽,而用細辛提振腎陽復心陽(取自當歸四逆湯,麻黃附子細辛湯)來散寒或通寒閉之竅(取自桂林古本鼻塞方)。....有些人喜歡用麻黃附子細辛湯來治過敏性鼻炎,然而後天之陽(脾陽)尚可,實不應動用先天之陽(腎陽),有殺雞用牛刀之弊,況無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證,能合乎辨證論治之大法乎,能不出現咽乾之少陰熱化證乎。)...臨床上我碰過一女姓患者,脈雖沉細,但我並沒有去著意,還是以下面的方例與之,結果無效,後回診再加細辛附子,症狀就改善了。
6.玉屏風散(黃耆,防風,白朮):一般氣虛易出汗的患者,可以加之。
綜合上述:一般的過敏性鼻炎患者的處方,以打噴嚏,流鼻水,眼癢鼻癢,汗出的的科學中藥主方是:
桂枝湯8g 葛根2g 蒼朮1.5g 羌活1.5g 乾薑1g.(一日量)
一天分三次服用。
飲食禁忌:
1.忌食冰冷。
2.綠茶,青茶等生茶不論冷熱禁喝,可以喝熟茶。(在我做增高的衛教中,青綠茶是禁喝的,因為其太寒了,寒冷之地或時,可見萬物長乎。古人很少喝這種茶的,只有古日本人才喝...古日本人又稱為倭寇,倭表示矮人之意。或許會問,現代人比古人高,這是因為現代人的營養不虞缺乏之故,若是古人也是在這條件下,想必更高於近人))
3.含水分多的水果(西瓜,橘子)及酸性的水果(奇異果,檸檬)少吃,若要吃請選擇中午吃。(水屬陰,故含水多的水果,陽少而陰多,性偏寒,同理酸苦涌泄為陰,亦是此理)
4.牛奶少喝,豆漿多喝。(以前我在公車上,與一婦人談天,談到此,她說他二個兒子以前都喝土地銀行的鮮乳(初鹿),因為好喝,所以把鮮奶當飲料喝,結果不出三年,全變成過敏兒,之前是沒有的,後來暑假到北部舅父家住,舅父是開永和豆漿的,改喝豆漿,暑假過後,過敏性鼻炎症狀不藥而癒)
5.水是會渴才喝,不渴不喝,千萬不要多喝水,中了水毒。(所謂毒者,甚也,極也。故熱甚極,謂熱毒,寒甚極謂寒毒,水甚極謂水毒)
6.不要喝酒。(我的一位病人,第一次來看診是帶一盒面紙來的,吃二星期科中後,症狀改善很多,只剩早起輕微的症狀,但只因為喝了半瓶高梁,一切回到原點)
7.最好不要從事游泳的運動。(身體已經告訴我們,有多餘的水(鼻水),何苦再去泡水呢?這也是一位患者身上學來的,這患者是位高中生吧!自述吃藥後症狀改善很多,但因有游泳課,上完後自覺症狀有加重之感,囑咐其照三餐服(因為在吃一星期藥藥,症狀剩一點,所以我叫他不用一天吃3次吃2次就行(保養),後來患者複診拿第三星期藥,我問其還有症狀嗎?他說沒有了,我說當您開始有時再吃就可以..自此沒有再遇到他)
針灸取穴:
近取穴:迎香透內迎香,印堂,上星(麥粒灸)
遠取穴:合谷(面口合穴收),足三里,陰陵泉(一為胃經合穴,一為脾經合穴,合穴一般有加強臟腑功能之作用)
其它:風池,風門(可以增加抵抗力,此為風入之門及聚風之所)
上面的穴位是我最近用鐳射針灸過敏所取的穴位,對於怕針的幼兒,實有良效,據患者母親述,針一次,症狀減少二成,二次五成,四次幾乎沒有臨床症狀。(鐳射針在年紀越小的患者,效果越佳,大人則所需的療程較久)
以上是我的臨床經驗,自不嫌鄙陋,祁各位同道參考指教。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個星期四,我老婆姊姊的二個兒子(一個4歲,一個二歲吧!)得到腸病毒已經三天了,求教於我說中醫可以治腸病毒嗎?心想沒治過,但根據中醫的辨證論治原則,當然行了,所以我就回答可以啊!
所以當晚就帶來給我看,在這之前是給西醫看了三天,患病的原因是患者的奶奶帶去高雄的國稅局,結果回來就就得了,可見腸病毒對6歲以下的小兒傳染力驚人。
初診時,兩人三關指紋都只是風關出頭一點而已,(所以不用擔心),之前有發燒,但現已退燒,喜食冰冷,納呆,因為整個唇部和咽部都有非常多的潰瘍孔,舌頭上也有,所以疼痛導致不想吃東西,舌象的部份忘了,有二三天沒有大便,脈象數,煩躁,易怒。
因為沒有表證的症狀,所以應該是西藥寒涼下後,導致胃熱上薰而致潰瘍。主要處方葛根芩連湯7g調胃承氣湯3g玄參1g等(一天4次的藥量),服用科學中藥後,第一天(星期五)當晚關心姪兒病情,她母親說大便二三 次有拉的感覺,我請她改服用一半劑量就可以了。第二天(星期六),開始會說話及玩玩具,胃口逐漸恢復(據他們的母親講,之前不講話,而且煩燥愛哭,吃不下,所以就喝多多及吃布丁,因為西 醫說吃冰冷的可以緩合他們疼痛的證狀),等我星期日(母親節)回岳父家,那二個姪兒,已經活蹦亂跳,胃口已完全恢復,而且看到慈濟浴沸後所發送的壽桃就拿起來吃,還吃的津津有味呢?而口腔的潰瘍只剩一點。
心中真是讚嘆,仲景真是厲害。
這次藥物的心得:
1.芒硝,因為芒硝為鹽類,所以在腸胃道的地方能產生高滲的狀態把腸液或水從內拉出來,就好比麻黃發肌表的汗,而芒硝發腸胃道的汗(郝萬山講的),畢竟腸病毒是附著在腸壁侵入腸黏膜而為病。
2.芩連,預防食物的堆積而導致腸內菌種繁殖而致病,因為一般病毒侵入後,若沒有處理好,細菌會接著感染產生不良的後果,所以用芩連。
3甘草:調和諸藥,並解腸胃食物堆積所產生的毒素。
4.葛根,升提水穀之精,促進腸胃功能的恢復。
5.玄參,清熱解毒,止咽痛。
6.大黃,推陳致新囉!

最後,很有意思的是,當我姻親的姊姊問我那二個姪兒,要吃醫生伯伯的藥(西醫,因為還有三天藥)還是要吃阿丈的藥時,他們都說,要吃阿丈的藥,哈哈!這兩個小鬼頭還真聰明。
畢竟西藥就是解熱鎮痛藥、胃藥及抗生素,小孩還放了橘子粉矯味!除此之外,沒了。所以我在接手時,我心裡就認為中藥怎樣治都比西藥來的好。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