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http://flyflyk.pixnet.net/blog/post/26266155
=====================================================================

范真琴
從CPR談起
大家一定都聽過CPR,一旦發生車禍、溺水等意外,在救護車尚未抵達前,緊急為病患施行人工呼吸,搭配按壓胸腔,可能救回一條寶貴的生命。這是一般人對CPR最初步的認知。

CPR(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中文稱做「心肺復甦術」,涵蓋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壓、急救藥物注射、心臟電擊、心臟人工調頻、人工呼吸以及其他救治行為。根據專業醫師的說法,體外按壓心臟若未按至肋骨斷裂的程度,是達不到急救效果的。趙可式教授的《安寧伴行》一書中一個實際的案例,女兒不肯讓癌症轉移而疼痛不堪的母親轉入安寧病房,當肝腫瘤破裂、血壓急速下降,經過心肺復甦術急救後,女兒面對滿臉滿枕血跡,衣衫不整,前胸紫黑的母親遺體,驚嚇得跪倒在地,用頭撞床,哭喊:「媽!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

這是何等令人鼻酸的場面!當一個人罹患嚴重傷病,死亡已不可避免的時刻,是否讓他接受「心肺復甦術」,就成了最痛苦又難以做出的抉擇。不接受,病人可能在極短時間內就走了,活著的親人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的受悔恨的煎熬,覺得是自己害死了至親;反之,如果選擇接受,病人可能延命數日、數月、甚至數年,受盡折磨,生命毫無品質與尊嚴,而照顧者心力交悴,更不堪長期沉重的經濟壓力,是另一種煎熬。

甚麼是DNR
2000年6月7日我國立法實施「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於2002年11月23日修訂),賦予國民可以在臨終時選擇或拒絕心肺復甦術(Do Not Resuscitate,DNR)的權力。條例中規定,自己簽署DNR意願書或家人簽署DNR同意書的病人,如罹患末期疾病,臨終時可以不再受到CPR的折磨。

在急救過程中,如果已被接上呼吸器,始終無法恢復呼吸時,已簽署意願書者得以撤除呼吸器;而未簽署者,則依法不能撤除,只好讓病人及家人繼續承受痛苦,直到心跳自然停止。

必須一再強調的是,簽署DNR意願書,絕不代表簽署者有了傷病時不被救治。「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中明文規定「由二位醫師診斷確為末期病人,病程進展至死亡已屬不可避免」,才可遵照病人意願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更何況意願書中清楚載明,簽署者「願意接受緩解性、支持性之醫療照護」,表示醫護人員會給予病人妥適的照護,以減輕其痛苦,絕不縮短生命,更不用安樂死,也就是說,DNR的精神在於不做無謂的「延命」急救。


為何宣導DNR意願書的簽署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婦女成長委員會(簡稱婦委會),從2007年下半年開始,與台灣安寧照顧協會合作推動「DNR意願書」的簽署。

婦委會長期關懷婦女議題,有鑑於現今社會環境壓力大,台灣又快速邁入高齡化,少子化,雙薪家庭、核心家庭日多,相對的,支援人日力少,萬一出了一個病人,首先衝擊到的一定是家中的女性,必須在工作、家庭、與醫院間疲於奔命。若不幸這個病人已到末期、已無意識,或年事已大、臥床已久,死亡已不可避免,會讓照護者(幾乎都是女性)充滿了無力感,且耗費極大的身心能量。目前台灣缺乏先進國家的「喘息服務」制度,人力的不足,讓照護者沒有喘息的機會,家屬為了照顧問題,很容易引發家庭內的紛爭。「久病床前無孝子」,到頭來唯一守在病床前的,很可能就是外勞。至於請不起外勞的絕大多數家庭,又該怎麼辦?

藉由推動「DNR意願書」的簽署,婦委會希望有更多的國人,能在自己身體還健康,腦袋還清楚的狀況下,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臨終DNR。讓自己不受無意義的苦,讓親人不被拖累,走得自然,走的安詳,這是可以預做準備的。

自己決定最後的一段路,要怎麼走。若要讓親人來決定,實在太過沉重。


如何簽署DNR意願書
請上「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網站,下載96版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有二聯填妥後,第一聯逕寄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第二聯自己留存。一個月後意願書資料將鍵入個人健保IC卡註記欄位。


(本文同時發表於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綠主張月刊作者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
創作者介紹

永諸的一生緣中醫診所和永諸的靈蘭秘典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