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30歲


初診97.12.9


肝硬化,痔瘡出血,雙足水腫,小便餘瀝,小便色中黃至深黃,口渴,大便有便意,常跑,便軟硬不一,口渴,欲飲溫,手腳冷,眠差,易失眠,納佳,舌紅苔薄黃乾。肝區過小(被壓扁了),脾區過大,腎陽不足,腹水脹至臍上,腹熱,面瘦顏陷。右脈弦數濇,左脈弦數緩。


處方:


水藥:


甘遂2、車前5>逐水利尿。


澤瀉2>消水,止腎虛之渴。


炮附子3>補腎陽。


茯苓2、白朮2>健脾。


側柏葉2、阿膠2>止血,補血。 3帖,9碗煮三碗,早晚飯前服一碗。


科中:


茵蔯蒿湯4、真武湯9>去陰黃。


肉桂1>點命門火。七天份,三餐飯後服。


初診時患者自述,已在西醫服利尿劑,但無效。而且看他的面色,是那種黯黃,肚子腫到使皮帶滑至股溝,雙膝水腫至膝。由症來看,症屬危象,故採用急則治其標,趁病人有體力時,速攻,方採用傅青主的決流湯,這在名老中醫之路有二位老中醫(其中一位是余無言)盛讚其去腹水之功。而在治泛濫之水時,還需要健脾(把堤防築好),補腎陽(宣瀉至海)。紿藥四天,囑其服後回診。結果,4天過去人沒有回診,心中納悶。


97.12.22


患者回診,自述剛從醫院住院回來,身上水腫已無,腹水已無。問其原因,自述,服藥後二便快利,腳及腹水漸消至正常,但奇怪的是右足踝部還是腫,其母叫他去西醫診查,結果是蜂窩性組織炎,所以住院一星期而無回診,今日回診再看肝硬化。但患者服藥二次至98.1.5後,於98.1.22日可能因早上我沒診而就診於另一溫病醫師。


心得:


1.患者自述只要11點沒睡著,則必需至3點後才能入睡,若11點前入睡則1點必醒,讀者知道為什麼嗎?因為肝家陰實。


2.有時候對於病人,總是想先用科中,若不行則開水藥,因為想幫病人省錢,但科中有診所的成本考量,故有限定克數,因此感覺有點綁手綁腳的感覺。若開水藥,則又怕病人心想是不是醫生想坑他。所以醫師難為。不過有些患者,反而告訴我,不要受限於克數,他可以自費多的克數,害得想幫病人省錢,而想用有限的克數,來創造最佳效益而深思的我有點不好意思。


3.有肝炎病毒帶原並不一定會得肝癌。但只要你有酗酒的惡習,你一定會,只是早晚而已。這個是我一直在教育病人的,因為病人一進入診間,他的眼睛就告訴我真相…眼白黃染帶紅…肝臟受傷,濕熱內積。我的村莊已有多位酒國英雄,英年早逝,而這位患者也是酗酒者,你看這麼年輕就肝硬化。


4.除非癌症患者或重症患者,不然其他的患者服藥順從性不是很好,但很有意思的是,他們郤會要求要速效,但病那麼久了,生活作息也照舊,你說可能嗎?所以我比較喜歡看癌症、重症或是師父介紹來的患者,而且也比較喜歡花較多的心思在他們身上,因為別無選擇的患者(像ALS漸凍人),因為他們會照做,按時服藥,那效果呢?只要藥證相符,一定會看到進步。如我手上一位68歲的女性ALS患者,92年發病,至今,初診時雙手氣腫,不能動,只能說話而且不清,在治療二個月,手上氣腫全退,我自己覺得講話有較清楚(因為我可以聽得出她說什麼)而且可以稍微屈曲雙手指頭,若以西醫來講,這種逆回去的病程是不可能的,主要原因是他們不懂中醫。


5.患者對於西醫總是唯唯諾諾,但對中醫總是近乎苛求,我不知為何是如此呢?既使,在看診之前已提出忠告,但患者還是會先找西醫,最後不行了,再來找中醫。


6.我的堂姊夫(酗酒),當診斷出肝癌時,是末期,西醫宣判只有二三個月(很準的),只看過我二次,我一開始就告訴他只要胃口還在,就不需去擔心,絕對可以活的久,可是家人相信西醫(我堂姊偏於中醫,所以我才能看二次),因為這位西醫是堂姊夫的同學,他相信不會害他,當然那種無效(當賽得要漲至一顆500元時,肝臟學會自己說,不能證明有療效)標靶的賽得膠囊(能令服用婦人生出海豹肢的小孩)也吃過,而最後是在白色的監獄,做了栓塞和化療,人盡其用(栓塞健保申報?元,化療申報?元)的如西醫所預言的不超過三個月而死去,據轉述,要走之前早上上大號出血後說要回家於中午病逝(要走前一天,夢到黑白無常說明天中午帶他)。

創作者介紹

永諸的一生緣中醫診所和永諸的靈蘭秘典

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